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花園

創作革命月桂班的課程
夜間戶外探索課

副標題  猛獸的樂園?

 


  天氣涼爽的一個夜晚,躺在貴妃椅上閉著雙眼的家主突然緩緩開口說:「我幫你們都買好保險了喔,鉅額保險。」

  「咦?」樗影坐在貴妃椅前方的地板上看著電視,聽到娘親這麼說,直接將頭往後仰。

  「你們去森林最東邊的叢林裡玩吧,現在馬上。」

  溟皇正穿著深藍色的圍裙,拿著菜刀,切菜的動作停了下來,「娘親,妳腦袋出了什麼問題嗎?」

  「沒有喔。」她這才睜開雙眼,「去請小暮下來吧,你們一起去。」

  「那阿卡大哥呢?」曲著雙腿坐在沙發上的潾姬輕輕的問道。

  「阿卡?當然是要服務我跟淬淬啊。」她說得理所當然。「還愣著做什麼?小樗樗,上去請小暮下來……啊,順便背我上去吧。」她笑著朝樗影伸長雙手。


  於是,靠著家主的傳送魔法,他們一臉錯愕的被送到了叢林裡。

  「娘親不要我們了嗎?想要拿我們的鉅額保險金嗎……」手上還拿著遙控器的樗影哭喪著臉望著哥哥溟皇。

  而後者只是不耐煩的搔了搔樗影的頭髮當作安撫,「娘親……居然還真送到這裡!」

  這座叢林位於森林東方,與他們所住的森林之間隔著一條河,是瀑布的上游。

  只隔著一條河,卻是風景大不同。

  過度茂密而導致不見天日的樹叢就甭說了,光是從岸邊看過去就能看到動物的屍骨殘骸,夠讓人心驚膽顫了。

  據他們所知,這叢林是沒有名字的,他們自己稱它為死亡叢林,這裡的動物都異常兇猛。

  但他們娘親稱它為「後花園」,似是跟著他們那極少見面的的舅舅,也就是娘親的哥哥叫的。但是他們這群晚輩一點也不懂為什麼要叫後花園,壓根兒也不想懂。

  這叢林其中,最兇猛的並非獅子老虎抑或是鱷魚,而是數量最多、只有這裡才有的大猩猩。站立的高度約是成人的兩倍,因此很容易被誤認為什麼遠古的大腳怪……不過這不是兇猛的重點。

  畢竟這裡的動物都不是一般高大,像是獅子可能就有一般獅子的三倍大。

  猩猩們很危險,重點在於數量最多,雖然體型龐大但在樹上依然來去自如,因此也是最煩人且神出鬼沒的一群。

  所幸,包含這群猩猩在內,叢林裡的動物們,沒有任何一個能跨過這條河流……但他們卻自己送上門了──!

  是的,他們現在就在這群猩猩的巢穴,面對著十多隻猩猩,面面相覷。

  「看這狀況,好像應該先逃跑。」樗影嘴角勉強上揚。

  溟皇小聲的對他說:「你保護潾,不管如何都必須有個照應。」

  潾姬自然也聽見了,沒等樗影做反應,她雙手很自動的從背後攀上後者的肩,同一時間樗影也做出了準備背起的姿勢。

  溟皇看著這看似自然的默契,好像很滿意似的,轉過頭向蛭暮伸出手;後者愣了一下,遲疑地看了眼神愈見兇狠的猩猩群,算是心甘情願地搭上了溟皇的手。

  一隻猩猩首先發難,沒有助跑直接躍起,然後往樗影的方向揮拳──

  當然號稱無敵怪力男的樗影不可能乖乖讓牠打臉,在相距約兩公尺的時間點,他就這樣背著潾姬一個旋身,身體微傾抬起右腳用力一踢,將猩猩踢回牠原本站的位置,在樹上跟同伴敘舊。

  才剛回到站立姿勢,樗影馬上聽到兄長說了句:「跟著為兄跑──」

  溟皇聲音一出,就抓著蛭暮飛快的往叢林深處奔去,樗影也像背上無人似的,健步如飛。

  那群猩猩見狀,喧嘩了幾聲,也陸陸續續往他們跑走的方向追去。


  因為魔法的加持,一時之間猩猩們也追不上四人,他們穿過很多棵樹,靠著些許灑進樹葉之間的日光辨別方向,再靠著一些藤蔓迅速的爬上樹,並且利用藤蔓擺盪在各個樹幹間。

  過了約莫半刻鐘,樗影出聲要求停下,於是他們停在一棵大樹旁,樗影先是回頭確認了一下,然後對兄長說:「溟哥哥,上面有木屋。」

  樗影用單手撐住潾姬,一手指向上方──果然,有看起來就不是自然形成的木頭在那裏。

  他們想找上去的路,於是在大樹旁繞了繞,沒多久便發現了人造的爬梯。是繩子編成的,做得很粗糙,而且看起來有點老舊。

  溟皇上前拉了一拉,皺了眉頭。一旁蛭暮發現了這點,她望向眼前的男性,「怎麼了?」

  「一用力就會鬆掉的可能性很大……」

  這時,潾姬用很冷靜的表情發出了很緊張的聲音:「來了!」

  「多遠?」樗影將潾姬抱到胸前。

  雙手搭在樗影肩上,似乎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兩分鐘左右。」

  樗影先是看了溟皇,後者無奈地點頭後,他一把抓住潾姬的雙手,然後把她整個人甩了出去──

  隨後他也沒時間確認潾姬是否安全到達上面,直接把蛭暮拉過來,「小暮姐姐失禮了!」然後比照潾姬辦理。

  同樣的他還是沒確認人有沒有上去,這次他什麼話也沒說,毫無準備動作就直接把溟皇抓住,自轉了兩圈之後,在溟皇準備開口斥責他的的同時,將他往上用力一拋──

  剩他一個在地上。

  這一連串動作很快結束,接著他很快的抓了一片樹葉,唸出咒語後樹葉瞬間變成剛好可以載樗影的大小,他乘坐上去之後直直的往上飛,到了小木屋的入口,一塊深綠色的布簾。


  一走進去,他馬上被溟皇給用力打頭,斥責了好一陣子,潾姬突然開口:「有火把。」

  這時他們才意識到,在這幾乎不見天日的地方,木屋的室內竟然一片明亮。房間的天花板的角落都各插著一支火把,還有著熊熊火焰。

  只是灰塵已經積得很厚,看起來不像有人居住。

  蛭暮走近其中一支火把,仔細地端詳著,不久後就說道:「這是魔法造成的,但我想應該也有一定機率是魔法跟鍊金術的結合。」

  「既然是這樣,應該不會輕易熄滅了。」溟皇點了點頭。

  他先往下探了一下,沒看到猩猩們的蹤影,這時他們才開始仔細的看這個木屋。

  這裡構造很奇特,至少他們認識的人裡沒有人是這樣做房子的。外面看起來的確是木頭,但是進到裡面才發覺地板跟牆壁都是竹子,看來是打算用竹子隔離什麼東西,不過蛭暮認為這不是以魔法為考量。

  天花板還有幾個像是書櫃的櫃子,裡面有幾條繩子,還有一些木頭,但是那火不是一般的火,用那樣的木頭燒不起來。

  視線轉了一下,他們看到了往下的樓梯,就在入口的旁邊不遠處而已,只是顏色太過一致,必須換個角度才能看見樓下的光亮。

  四人決定往下走,由溟皇當前鋒,依序是蛭暮、潾姬最後是樗影。就在潾姬經過布簾要走下樓梯之時,她倒抽了一口氣,很迅速的又往後退了一步──

  正當蛭暮回頭想要看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視線經過了布簾,她也愣了幾秒,是溟皇把她拉到背後時,她才發覺自己嚇到了。

  一隻比之前所見過的猩猩都還要大的猩猩就趴在門前,布簾的縫隙剛好可以看到眼睛,光是那顆頭大概就跟潾姬全身差不多高度。

  是王嗎?

  牠是怎麼上來的?

  牠是靠什麼支撐的?

  牠想做什麼?


  當生存面臨考驗時,同樣的人所培養出來的不同人,想法會是很相似的。於是這一連串的問題同時閃過四人的腦海,並且同時都沒有答案。

  「樗。」溟皇只叫了他一聲,沒有其他指令,而樗影便直接將潾姬往後拉,力道過猛甚至不小心將她摔在地上,遭到兄長一記白眼。

  「啊。」在眼神對峙的期間,樗影突然首先啊了一聲,也不等問題,直接說:「他攀在這顆樹上,應該說,抱著。」

  「不會斷掉吧……下面看起來是空心的。」蛭暮說。

  「牠說──」潾姬在後面突然出聲:「牠說『你們身上有艾爾可主人的味道』。」

  遲疑了一會兒,「晚輩從沒有接觸過艾爾可舅舅。」溟皇代表回應。

  「『的確有,尤其冰色小子,你身上有很濃厚的味道。』牠這樣說。」

  冰色小子指的大概是溟皇的髮色,他眼珠子轉了半圈,「晚輩『誕生中』之時,據娘親所說,是有部分參照舅舅。……『主人』是什麼意思?」

  「『我們是,他所鍊成的。』……溟哥哥,艾爾可舅舅是鍊金術師。」

  溟皇的確也差點忘記了。

  他們沒跟艾爾可真正見面過,但他們都看過照片,也聽過家族英雄故事。但即使住得很近,他們也沒有真正跟雙方自我介紹,甚至可能艾爾可根本不知道他妹妹有三個兒女。至於原因,娘親總說他們當孩子的不會懂。

  「牠問我們來這裡做什麼。」潾姬說。

  這個問題可考倒他們了。

  真的,大人在想什麼,他們真的都不懂。


  突然,巨大的猩猩視線一轉,在那一霎那,他們四人同時倒下,失去意識前,溟皇聞到了很熟悉的味道──


  「喂,我說你們可以殺掉所有進來這裡的人,可不包含我姪子姪女啊。」

  猩猩所看著的方向,是那個他們本來要走下去的樓梯。

  聲音的主人──有著一頭天藍色大波浪長髮的美男子緩緩的走了上來,手上拿著三罐空試管,還在散發著奇怪的煙霧。

  「我可沒有,只是問幾個問題。」

  男子也沒多追究,看著倒下的四個人,露出了漂亮的笑容,「我妹妹的傑作,就是我妹妹的風格呢。」

  「這裡很危險,小主人不是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讓他們過來?」

  他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小妹她向來思考模式就不是我們家族的人能想像的,她可是鍊金家族的奇葩呢。」表情帶著毫無隱藏的驕傲。「也許是關心你還活著沒有呢……畢竟你以前還這──麼小的時候,」他比了比自己的腿,「可是常常跟小妹混在一起的呢。」

  猩猩沉默了,但眼神透露著無限的追憶……


  「你負責送他們到對岸吧,小妹應該會在那裏等。」男子把四人托到門口丟到猩猩巨大的手上,自己隨意地綁起了馬尾。

  「您呢?」

  「『後花園』的生物例行檢查還沒結束呢……」他苦笑。

  「若是遇到小主人,要不要請她來幫您?」

  他思考了一下,搖了搖頭,「魔法跟鍊金術,兩者對於『創造生物』的原理畢竟……是有區隔的。」




  當晚,家主將孩子帶回來後就回自己的房裡睡覺。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日她似乎特別疲累。

  溟皇醒來後,像是在發呆一般,思考了一陣子。隨後他起身緩緩的步入娘親的房間。

  「果然……」他在心裡暗忖,「是一樣的香味。」

  他望著她桌上的相框,嘴角微微的上揚,「娘親真的是笨蛋。」


  不知是什麼事物驅使他,走向自家娘親的床,動作很輕的躺了上去,也毫無猶豫地直接抱住對方,就像對方過去抱著年少的他一樣。




又是一篇給大家自己猜細節囉。
猜對沒有獎品,銀雪啾一個誰要XD
這篇本來是想要讓小暮跟溟皇感情加溫的啦,有加溫到嗎?
後來就讓舅舅跑出來了
不然不知道怎麼讓他們平安回去XD
也因為舅舅出現所以之前溟皇的裏設定提早被公開了啦QAQ
失策!

至於「後花園」到底為什麼是後花園呢?
在同步過去的噗浪那串猜對有L讚(什麼)一個!(誰要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