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樹屋之起始

孩子文的進化(咦)
想用短篇的方式連載(?)
帶出整個設定
 

 

 
 
  從前從前,在群山之間,有廣大的森林,裡頭有一棵特別大的樹,顏色與其他樹相比稍微淡了一點,樹幹約是二十人能一起張手環抱的粗,高度則是幾乎能夠入雲。
 
  最先發現的人是一個被稱為「瘋狂美人」的少年鍊金術師,他貌似非常喜歡這棵巨樹,首先在巨樹附近選了一棵看起來比較堅固的樹,蓋了一個小小的樹屋在上面。搬來幾個必需品之後,利用鍊金術將剩餘的東西鍊出來。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他帶了一名灰髮少女進入森林。他稱那少女為「小妹」,他甚至在帶她來的同時背了一個折疊式的床組進屋。
 
  生活過得很平凡,雖然樹屋煙囪冒的白煙,有時候會突然變成其他顏色的煙霧,有時根本是噴射出來的。
 
  一日,少年進城採買必須品,預計要很多天才會回來,少女便在森林裡自己探險了起來。
 
  她對巨樹十分有興趣,繞了它一圈,然後打量一般的看了看樹身,忽然換成疑惑的眼神盯著它看。
 
  半晌,她聽到了一個十分低沉的聲音,「小丫頭,看什麼?」
 
  她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笑了笑,「在想好像有視線從樹那兒投射過來。」
 
  因為少女實在很閒,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只要一沒事,她就會去找那棵樹聊天。當然這事並沒有瞞著少年,只是少年醉心於鍊金術,根本沒心思去管什麼會說話的樹。
 
  有一天,少女對於少年的不重視,感到十分受委屈,她說了句:「大哥是蠢蛋!」然後就甩門跑走。少年對此也只是搔了搔那頭紮起的長髮,認為少女很快就會因為迷路而放棄離家出走的念頭,於是繼續拿著大木匙在鍋子裡攪拌來攪拌去。
 
 
  「大哥那傢伙,說什麼要把我帶離亂七八糟的城市,讓我過好生活,現在呢現在呢現在呢!」她坐在巨樹少數冒出的大樹根上,拔著旁邊的小草,邊流著眼淚邊抱怨著。
 
  「小丫頭,別拔草了……」巨樹的聲音頗無奈。
 
  沒有回應巨樹,只是手的確停下了動作,她隨便擦了擦眼淚,「我想要離家出走,可是找了老半天找不到出去的路,這森林也太大了!」然後又繼續流眼淚,還邊低聲說:「他居然沒有出來找我!」
 
  巨樹突然沉吟了一下,「老朽的身體,可以給妳住。」
 
  「啊?」
 
  「如果小丫頭妳想的話。」
 
  她呆愣了一下,「呃?不、不過,樹這種東西……不是挖空就會死的嗎?」
 
  「老朽跟一般的樹不同,沒那麼脆弱。」
 
  少女同意的點了點頭,「的確好像是這樣。那……我要怎麼住進去?」
 
  問題一出,巨樹微微地抖動了一下,不久,從天空中飄落一片比少女兩個手掌張開還要大一點的樹葉,巨樹將其中一條較細的根舉起,點了點葉子上的字,「這是契約,同意並讓它沾上血之後,就可以了。」
 
  「血……?」她開始看上面的文字。
 
  「看妳要自己咬破手指印上去,亦或是直接劃過樹葉就行。」
 
  少女邊看邊喃著:「傻子都會選後者……」她邊看邊點頭,然後問:「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嗎?」
 
  「沒錯。因為妳身上有魔法,老朽才有這些條件。」
 
  聞言,少女同意的點頭,「這樣對我也有好處嘛。」隨後便毫不猶豫的用食指劃過那片樹葉的邊緣,手指立刻流出血,她沒有其他反應,只是看著沾在樹葉邊緣的血開始變成很多球狀的顆粒,滾呀滾的移動到樹葉的中央,又變成一整灘血,葉子上浮出了幾行字。
 
  「哦、使用說明……」少女仔細看著看面的文字,然後點了點頭,將視線放在巨樹上。
 
  她起身,站在原本坐著的那條根上,面對巨樹的方向,然後一手貼上樹皮,此時她周身的空氣突然變了一下,這變化也只有那麼一瞬間,隨後以她觸碰的地方為中心,樹皮開始往外起了變化,最後看到的是一扇門。
 
  少女嘴角揚起,然後繼續貼著那扇門,開始照著「使用說明」上寫的:「持續保持魔力輸出,在腦中描繪即可」靜靜的看著那扇門做想像。
 
  一段時間過後,手放了下來,二話不說便打開門,雙眼發亮。
 
  「喔!比原本預想的空間還要寬闊!」她在充滿木頭香氣的空間裡跑來跑去,「看起來比原本的樹圍還要大!」
 
  「因為這只是借個空間罷了,還是靠魔力微持,若不是無法停止魔力外洩的妳,便無法這麼做。」巨樹低沉的聲音迴盪在整間屋子裡。
 
  「嗯,雖然有魔力的人才能進來,有點麻煩,但契約上寫明的交換條件我很喜歡。」她滿意的笑了。
 
  她走到「構想」出來的貴妃椅旁,再次按照使用說明上說的,指著貴妃椅向巨樹說明道:「我決定用這個來當作描繪的媒介,還有提出要求的媒介也是這個。」
 
  還拿在手上的樹葉,在她每說一個「構想」時,就會在寫著「設定」兩字的地方顯示一段複雜的魔法文字,代表著構想成功。
 
 
  傍晚,少女回到鍊金術師的家中,告訴他她要搬出這個家,並且在少年還呆愣著的時候開始迅速的著手行李的整理。
 
  約莫半刻鐘過後,少年有點激動的抓住少女的手,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大喊道:「妳要去住在哪裡!沒有人照顧妳妳活得下去嗎!要跟誰住!妳難道跟誰準備要私奔!快老實跟哥哥說!」
 
  「要私奔的話為什麼還要告訴你啊?」少女白了他一眼,一五一十的告訴他,關於跟巨樹訂下契約的事情,然後在少年要發表意見之前,很認真的望著少年,說:「我知道我沒辦法控制魔力外洩引來怪物的問題給很多人添了麻煩,所以你才帶我出來,我很開心……但你每天都要提心吊膽,還要不停的做驅逐藥物灑在附近……我想,這個契約沒有任何壞處。」
 
  聽完這段話,平常瘋瘋癲癲的少年此時凜著臉,想告訴她,他一點也不在意,但是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拍了拍她的頭,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倏地抱住她,不知過了多久,少女直接在他懷中睡著之後,他才放開。
 
  隔天一早,少年在巨樹房屋的門口上演了哭倒群山生離死別般的離別戲碼之後,才依依不捨的回家。


 
  他一直到很後來才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聽說」在家裡生了孩子,而且還不只一個──
 
 

 
本來沒打算寫到兩千字的,但不知不覺劇情就發展成這樣‥
那個鍊金少年是艾爾可,之前在創革團康有出現一次的,沒什麼詳細設定的不男不女XD

文章裡面沒有寫到的,契約方面的設定,大家可以自己慢慢猜(喂)
不過,往後的文章應該多少都會提到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