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柴染

算是上一篇「累積」的後續?

因為我後來決定把牠納入家裡當寵物了。


 


  那是一個下著暴風雨的夜晚。
 
  晚餐過後,溟皇和潾姬正站在洗手台前面清洗鍋子碗盤,樗影則是邊唱著歌邊擦試著餐桌。
 
  「溟皇,外面好像有什麼聲音。」坐在家主旁邊的緋妃看了看落地窗。
 
  溟皇的注意力依然專注在碗盤上面,頭轉也沒轉便對樗影命令道:「沒聽到嗎?去窗戶那裡看看。」
 
  聞言,樗影不滿的嘀咕了幾句「老妖精又不是在跟我說話」,但還是乖乖地往家裡最大的落地窗走去。
 
  潾姬一邊洗碗一邊望著樗影,只見樗影很用心的看了看窗外,還小小地打開了一小縫,耳朵貼在窗縫上,看起來像是想聽聽看有沒有什麼動靜。
 
  就在樗影對他們大喊完「什麼都沒有啊!」的時候,窗戶被撞開,樗影直接被衝進來的物體撞到,下意識抓住了那個物體,「唔喔」了一聲,往後滾了兩圈──
 
  敞開的落地窗戶讓外頭的暴風雨肆無忌憚地侵襲著這個大廳,即便樗影被撞開的瞬間,緋妃很快的就飛到窗戶前試圖關閉窗戶,但由於身體過於輕盈,完全抵擋不住風勢,只得攀著窗戶,一時之間也沒辦法將風雨隔絕。
 
  所幸,溟皇從一開始就沒有期望緋妃能關閉窗戶。所以他在緋妃攀著窗戶隨風飄揚的時候,便向前把窗子給關起來。
 
 
  潾姬在樗影的身旁搖晃著他的身體,「樗哥哥,很疼嗎?」
 
  「唉唷,撞到頭了……」他緩緩地撐起身子,看了看左手上的物體,幾不可聞的「咦」了一聲。
 
  是一隻貓咪,虎斑貓咪,全身都是褐色藤蔓的虎斑貓咪。只是,牠竟然有十三條尾巴!
 
  樗影只覺得眼熟,倒是溟皇一眼便認出牠是上次出外郊遊時,幫了他的那隻很大很大的虎斑貓。
 
  「娘親,這應該是我們上次跟您說到的那隻貓……」
 
  家主理解的點了點頭,「不是說很大嗎?怎麼會這麼小隻?」
 
  「應該是,沒有能力維持那巨大身軀所需的能量吧?」潾姬輕輕說,然後指著牠身上,「牠身上的藤蔓,剩下那一小截是綠色了。」
 
  「哦,飽食度是這樣看的啊?」家主如是說,招來溟皇的一瞪,「這不是遊戲,娘親。」
 
  家主抱歉的吐舌後,問:「再給牠吃?啊,不過牠還沒醒。」
 
  緋妃看了看家主,見家主一副不想動的樣子,於是她靠上前去,不顧溟皇的阻擋,戳了戳那隻貓的身體,然後又輕輕拉扯了牠身上的藤蔓,試圖找出藤蔓的前端。
 
  「請問妳在做什麼?」溟皇看著這一身粉紅的女人,不悅的問。
 
  「找前端。溟少爺先前不是說了,是前端刺進你胸口的嗎?」
 
  「牠看起來很虛弱呢,能自己進食嗎?」潾姬也戳了一下。
 
  「為什麼我覺得你們說他要吃溟哥哥,好像聽起來有點怪怪的?」樗影低聲嘟嘴喃道。
 
  家主看了他們一眼,「噢你們別戳牠了。」然後是溟皇突然出聲:「樗,沒人准許你碰牠。」
 
  「想說戳了會不會醒來啊。」樗影維持著準備戳的動作,轉頭解釋道。
 
  緋妃拍了拍樗影的頭,「樗少爺戳了他可能會沒命喔。」
 
  樗影聞言不滿的抱怨道:「我又不是不會控制力道!」
 
  「娘親……」看了這場景,溟皇望向家主,並且眼神帶著一絲要求:「您何不暫時重操舊業?」
 
  見到這幾乎看不出來的眼神,家主食指搔了搔臉頰,狀似思考,然後對樗影命令道:「給我。」
 
  樗影不明所以,但還是乖乖地將貓咪遞給自家娘親。
 
  家主仍然坐在椅子上,她輕輕摸了摸那隻貓,然後從束著腰的衣帶中拿出一個小小的塑膠盒,從裡面取出一瓶很小的白色瓷瓶,拿開軟木塞,毫不猶豫的將瓶口對準貓的嘴塞了過去,做出了像是用奶瓶餵奶的動作。
 
  「溟哥哥,娘親這是……?」潾姬雖然對娘親的能力頗有耳聞,但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她真的用藥治療,甚至連那藥盒藥瓶都是第一次看見。
 
  只是,就算溟皇排行比她高,但是與娘親相處較久的她,為什麼會不知道這件事情,反倒是溟皇知情呢?
 
  「娘親一直都有在調配藥物,以防萬一。」大概知道潾姬在想什麼,他又多解釋了幾句:「先前我被樗打傷時,娘親有幫我治療。」
 
  樗影邊聽,邊是目瞪口呆。
 
 
  不一會兒,貓咪的眼睛緩緩睜開,但還是沒有動,家主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窩在她大腿上的貓的呼吸頻率,還很紊亂。
 
  「你需要進食。」家主說。
 
  貓咪眨了一下眼睛,然後緩緩伸出藤蔓尖端。
 
  眾人以為牠的藤蔓會往溟皇的方向去,但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藤蔓卻是往家主身上去。
 
  「娘親──」溟皇的聲音不著痕跡的著急了,但看到家主的反應後便很快冷靜下來,也瞬間理解當初那隻貓對自己如此做之時,為什麼樗影會有那樣的反應。
 
  藤蔓的尖端還在家主的胸中,後者依然是緩緩的撫摸牠,顯然她對於牠的舉動一點也不意外。
 
  潾姬知道溟皇也一樣驚訝,低聲問緋妃道:「難道娘親身上的疲勞,比溟哥哥還要多嗎?」
 
  「大概是這樣,思考也是很費體力的呢。」緋妃也是猜測的,因為她也只知道家主總是在想一些很複雜的事。
 
 
  過了不久,貓身上的藤蔓全部都變成綠色了,牠才用四腳站起,用鼻子碰家主的胸口,「妳能讓我吃很飽呢。」
 
  「是嗎?」家主只是笑了笑,沒有其他表示。「你都這麼餓了,還能找到我家?」
 
  「荒郊野外自是沒有什麼人,在瀕死前就出發,隨著那孩子的味道過來的。」牠走下家主的腿,坐在旁邊,開始整理自己的毛。
 
  「哦,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毫無猶豫,幾乎是在家主那個「麼」字結束的瞬間就說:「住下來。」
 
  「啊?」樗影這才回過神,往家主身上撲去並且抱緊她,「娘親、娘親妳沒事吧?」離開了二十公分看了一下,又再度抱緊,「啊啊啊我娘親被非禮了啦溟哥哥你這弱者怎麼讓娘親被非禮啦你這弱者你這弱者這貓還說什麼要住下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跟這種貓住在一個屋簷下啦牠一定會天天非禮我娘親我要打死這隻登徒子貓啦!」
 
  說完,他很快的挽起袖子,當真要攻擊那隻怡然自得的貓。
 
  顯然牠對樗影不換氣的發言沒有任何反應。
 
  在樗影出手攻擊之前,潾姬開口:「溟哥哥之前也被這樣做,為什麼樗哥哥沒有這樣的反應呢?」
 
  樗影絲毫不需思考,直接說:「溟哥哥是男的啊而且牠又沒有親溟哥哥!但是牠剛剛吻了娘親吻了娘親吻了娘親還是胸部雖然娘親平胸可是那還是胸部啊!」
 
  「……」家主的臉黑了一層,但還是帶著笑,摸了摸樗影的頭,「小樗樗,娘親沒事,牠也算是在幫娘親,不可以這樣無禮。」
 
  「可是……」
 
  「樗,跟娘親道歉。」溟皇額上似乎可以看到爆青筋,「你剛剛這樣抱娘親,如果骨頭斷了怎麼辦?」
 
  「好了,別責備他。」再這樣下去樗影可能會跟溟皇打起來,為了家裡的傢俱,家主只好安撫,「我沒事。」
 
  然後樗影一臉委屈的抱住自家娘親的手臂,把臉埋在後者的肩窩。
 
  家主則是無視這動作,直接問那貓咪:「聽聞你可以變得很巨大,但只要你維持這種大小,我可以讓你住下來,只是可能得暫時睡在客廳。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千年來見到我的人們都喚我怪物,那是名字嗎?」用前腳擦了擦自己的臉。
 
  溟皇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那不算是名字……沒有名字的話,該怎麼稱呼?」
 
  牠似乎不懂這個字的意思是什麼,「就喚我怪物吧?」
 
  「柴染。」
 
  眾人望向一臉憐愛模樣的家主,隨後才意識到那是她剛剛替牠取的名字。
 
  「你以後,就叫柴染。」然後她才想到這名字還沒經過牠同意,問道:「好嗎?」
 
  牠愣愣地看著她,眨了眨眼睛,「好、好……」
 
  於是,名為柴染的貓咪,便在這屋裡住下。
 
  前幾天,樗影一直在家主房裡睡,賴著不走,讓其他人見識到了這傢伙的黏功一流。
 
  後來,柴染忽然要求要跟家主同房,又引起了樗影的不滿,因為他覺得這種生物好像都會變成人形,他認為柴染會變成人形侵犯自家娘親。
 
  但溟皇點頭同意道:「娘親身子冷,貓的體溫高,這樣也好。」
 
  那之後,樗影雖然不開心,也沒說什麼。
 
  幾個晚上過後,樗影發現牠好像不會變成人形,才放心回自己的房間睡。
 
 
  後來某一天,潾姬和緋妃在聊天,提及柴染──
 
  「人形?」緋妃咬著餅乾,望向潾姬,然後說:「其實不是不行喔,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柴染牠好像不想變。」
 
  潾姬在心裡暗想:「幸好樗哥哥不在這裡……」
 
  雖然她對娘親也是有佔有慾,只是沒有像樗影那麼強;雖然也會想保護娘親,只是不像溟皇有那麼強的保護慾……不過她認為,都是自己人就沒有關係,柴染也被她認為是家裡的寵物,也算是自家人了。所以反應沒有那麼強烈。
 
  但,她沒注意到,在廚房準備晚餐的溟皇聽到了。

 

柴染是日本傳統色名,色碼是 #b28c6e 
關於這隻貓的設定已經丟上樹屋裡的人們
以後那邊會不定期更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