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番外:八人

 


 
  我,跟另外七個男人,八個人,一直聚在一起。

  八個人打對戰、八個人打城戰、八個人打王、八個人聊天。

  外人總說,我們很像遙遠世界的童話故事《白雪公主》中的七矮人跟白雪公主,但……其實我是最矮的。

  總之,這讓我我有點困擾。

  有時候我單獨在對戰場出現時,會有人說「白雪公主來了。」或是「待會七矮人大概就要出現囉?」之類的話,讓我感到有點厭煩。

  因為我根本不算是公主。


  「雪,妳還可以嗎?」莫勳將自己超魔導士的披風披到我肩上。

  在莫勳的眼中,我是個乖順、不管發生什麼難過的事都不會說的小女孩。

  「哦哦宓小雪,來來來,幫我跟我的艾咪斯可魯玩一下喔。」夢璃將艾咪斯可魯帶到我身旁,然後坐了下來。

  「雪,我的飛里樂也順便!拜託牠如果餓了通知我一下。」楓飄也是跟夢璃一模一樣的動作。

  在他們兩人眼中,我似乎是他們討論人工生命體素質時,或者他們研究其他武器卡片素質時的臨時保母。

  「雪,妳懂的吧?智者的領域就是……」西艾爾思考著該怎麼跟我解釋所謂的戰術。

  「雪用自己的方式就好,注意萬事小心。」伊艾斯用拳刃戳了自家兄長的肚子,阻止他繼續講下去……幸好武術宗師的腰封還挺堅硬的。

  這兩兄弟,一個把我當除了悟靈士的事之外什麼都不懂的小妹妹,一個對待我像在對女兒。

  「阿雪雪!我被我女朋友欺負了啦!」冷瀅又不顧聖殿十字軍形象,哭喪著臉往我這裡跑過來抱住我。

  這傢伙大概把我當娘了。

  「我跟妳說,雪,不准再在我沒同意的狀況下進去對戰場。」月點很認真的指著我的鼻子說。

  這個人總是把我當自己的東西,這種自我意識無敵強烈的人到底是怎麼通過祭司考試甚至成為神官的呢?


  八個人,身為綠中一點紅的我,沒有被細心呵護,還總是被命令、要求,所以我怎麼可能是童話裡的公主呢?

  「哦,白雪公主,這次只有一個人嗎?」一個神行太保戲謔地看著我說:「而且還是穿智者的衣服,一個人來怎麼不以悟靈士身份進來呢?不能跑不能跳很危險的唷──」

  沒錯,我正在對戰場中,面對眼前這超大陣仗,思考著以上這些事情。

  「誰說雪是白雪公主了?真噁心,我剛吃的下午茶都快吐出來了。」月點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他搔了搔耳朵,走到我身旁,接下來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過來我旁邊。

  「雪妳真是的,怎麼不等我們?我衣服都還沒穿好呢。」楓飄調整了一下創造者的腰帶跟手套。
 
  你剛剛幹什麼去了?這是中午啊大大,你去滾草皮了嗎?
 
  挺想吐槽他的,但……算了。

  「少在那打招呼了你們。」然後月點轉頭看向對方,「剛剛說雪是白雪公主的還不出來啊?」

  「你剛剛又沒有叫他們出來。」冷瀅說。

  那個神行太保非常有勇氣的站了出來,「說她公主還不行呀?」

  「雪不是公主。」莫勳說。

  西艾爾沒有說話就直接一發阿修羅霸皇拳將對方打趴在地上,對方的神官雖然立刻對他施展復活術了,但伊艾斯又馬上用音速投擲送他出場。

  然後西艾爾才笑笑的說:「雪啊,是家人,是我們的寶物,不是公主那種膚淺的東西喔。」

  「啊,你居然說公主是膚淺的東西真不要命了!」冷瀅指著他笑說。

  「我覺得比起公主,寶物是比較有價值的東西嘛。」
 
  安安我不是東西啊你們還有這點意識嗎?

  「少囉嗦了,講噁心話的出去了,我們可以隨便殺了。」月點拿出高爾夫球桿,笑得有點妖媚。

  於此同時,其他人也亮出武器,我則在我們的腳下施展地元素領域。

  ……雖然這群人,很亂來,很嘴砲,很喜歡挑釁,很自我……

  但是他們把自己以外的七個人都當成自己的家人、生命共同體,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其他人──

  我認為,能與這幾個夥伴相識,自己是無比幸運,也無比幸福。
 

這篇文是這個這個的產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