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鬼燈







  正值炎炎夏日,悶在家裡感到無聊的樗影想要出門踏踏青,想想也覺得自己大概會被太陽踏死所以一直沒有出門。不過幸虧夜晚甚是涼爽,他就很快地決定趁著涼爽時帶著自家兄妹一起去夜間郊遊。

  跟兄妹一樣穿著浴衣的樗影,邊走邊唱著:「月桂滴嗨茲、月桂底嗨茲、都妹有喘苦子、屁股白白的──」

  「樗,你如果害怕就回去,別在這兒唱些沒營養的東西。」溟皇出聲制止樗影繼續唱下去。

  「我才沒有害怕呢,我喜歡唱歌,而且這才不是什麼沒營養的東西呢!」邊說,邊往傳說中鬧鬼的樹林走進去。

  潾姬抓了樗影的袖子,「不過,樗哥哥,你唱錯歌詞了。」

  「哦,因為我屁股白白的啊,潾要不要科──…」話還沒說完,溟皇不知從哪拿出尖牛角往樗影的臉上戳去,「別對潾性騷擾。」

  樗影吃痛地拍掉溟皇手上的尖牛角,在遠方發出了清脆的「叩」聲,好像撞到什麼東西,但他沒有發現,「不可以傷害美少年的臉啦!」

  潾姬面無表情地看著發出聲響的地方,眼神透露出一些疑惑,像是自言自語般地喃道:「實心的樹被牛角打到應該不是清脆的聲音吧?」

  十分了解樹木構造的樗影和十分了解牛角的溟皇異口同聲回道:「不是。」然後兩人對望了兩秒,又看向發出聲響的地方。

  於是,由溟皇作前頭,樗影習慣性地抓著溟皇最長的那搓頭髮,潾姬則是跟在旁邊,三人往前方走去。

  撥開了長得似乎過長的草跟垂下的樹枝,前面出現的是十幾棵毫無生氣的枯木。

  看到這場景的樗影頓時皺了眉頭,難得地無視潾姬說「不愧是樗哥哥,打到這麼遠」的話語,他放開溟皇的頭髮,自己往前走去,輕輕撫摸了其中一棵中央散發著微弱光芒的,還沒全枯的樹,閉上雙眼,徒手把裡面的東西「拉」了出來。

  「鬼燈?」潾姬不確定地說。

  「嗯。」樗影先是回應潾姬,然後雙手捧著鬼燈,一臉不悅,「你,怎麼會在樹裡頭?」

  這個姿勢是十分危險的,尤其對於在樗影手裡來說。因為他只要一個閃神,或是稍微多用那麼一點點力氣,它可能就會被壓扁。

  溟皇把鬼燈從樗影手中拿了過去,「你拿著太危險了。」

  鬼燈動了動,沒有出任何聲音,倒是潾姬直接說:「哦……那,帶回去給娘親玩吧?」

  「潾,妳在說什麼?」樗影問。

  潾姬望向溟皇跟樗影,才發現兩人對自己都投以疑惑眼神,「咦?哥哥們聽不到嗎?」隨後鬼燈自己飛了起來到潾姬手邊,動了動,她拿起鬼燈,「只有潾聽得到?那潾替它說?」

  後面那句是在尋求兩人的意見,兄弟倆也只能點頭。

  「它說,它的夥伴突然都不見了,很孤單寂寞很害怕不敢自己出去尋找,想要在原地等大家,但是能量沒辦法撐太久,所以才會在樹裡休息補充。」

  樗影狐疑地瞇起雙眼看向鬼燈,後者很急的做了像是點頭的動作,前者才又問:「給娘親玩是什麼意思?」

  「家裡那棵樹,應該不會枯萎吧?娘親不是很喜歡小寵物嗎?」潾姬的頭稍稍往旁偏了一個角度。

  不約而同地,兄弟倆又同時看著鬼燈,同時像是不同意的說道:「小寵物──……?」


  於是,隔天一大清早,家主醒來之時,看到家裡大樹旁突然出現一個燈籠,又看了看留言木板上貼的,寫著「郊遊抓回來的,給娘親玩❤ 孩兒樗影」的紙條,笑了一下。

  拿起鬼燈,坐在太妃椅上,仔細的看了看鬼燈,笑意更深了,「哦──還沒出門就找到了呢,省得我出門。」

  隨手把鬼燈丟回樹木旁,泡起紅茶,「反正找到了,就先這樣吧,晚點再看該怎麼處置……」

  家主笑意加深,鬼燈似乎在皮皮挫。



設定只有潾姬聽得到的原因,
是因為要讓鬼燈有活動的機會,而麒麟是神獸,一定什麼都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