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霜帝時記 記之一

記之一 初次合作


副標 四人行,難免有人納涼焉


 




  這是個炙熱的夏天,日光毫不留情地灑在地板上蒸著地板的水氣,讓街道上許多人是揮汗如雨。然而,帝國學校內卻是涼得如同太陽不存在一般,這對很多校內人士是一大福音,例如總是在動的體術學院的各位同學。
 
  可惜對魔法學院而言,這根本是折磨。
 
  此時此刻,魔法學院第三班,也就是五個班級中的頂尖班級──魔三班的同學們正穿著淡灰色的「實際服」,在「實際法術應用教室」內與自己的魔杖並肩作戰。
 
  實際服就是學生們在上任何課程內有「實際」兩字的課程時都要穿的服裝,例如實際戰鬥應用、實際法術應用、實際刀技應用……等等的課程。也就是說,這套服裝可以說是帝國學園的實驗服或是體育服。
 
  每個禮拜的這堂課,可以說是帝國學園的天氣變化最大的一堂。原因無他,雖然說校內八大學院坐落在八個方位,但是空氣是流通的,而這堂「法術應用課程」的老師秉持著「好東西要與大家分享」的道理,窗戶可是全部敞開毫不吝嗇與大家分享空氣!
 
  剛開學的入門、初階火系法術應用就令這個夏天火上加火、熱上加熱,無奈其他學生抗議是一概被駁回,幸好這天終於換成了入門冰雪系法術應用,而大家接下來擔心的就變成冰系法術是否可以在冬天之前結束?
 
  魔三班倒還不用太過於擔心,但就不知道其他四個班級的進度能不能跟進了。
 
  「那邊的,冰塊融化了,扣分!」講師潮繭一邊走,一邊左比右指地指導著,粉色的長髮不停的甩來甩去的,旁邊的同學差點打了個噴嚏,硬是忍了下來──這個老師可惹不得。
 
  「哪有這樣的……老師,我這邊正對陽光耶!」被指責的同學不平的反駁,然後瞬間被旁邊的朋友摀住嘴。
 
  不出意料之外,潮繭嘴唇微彎,「班長,妳也站窗邊,告訴他,這裡是哪裡。」然後雙手抱胸,偏著頭望著他。
 
  在一旁的雅緹轉過頭來,她有張瓜子臉,尖耳上沒有任何的墜飾,樞機紅色波浪捲翹長髮被用黑色鑲著銀條的髮飾綁起,那是貴族的象徵。因為在帝國,只有貴族可以開採銀礦。
 
  她聽見老師的叫喚,恭敬地答道:「是,潮繭老師。這裡是魔三班,全校最強準魔法師的集合地。」
 
  學校內是沒有年級制的,他們使用的是班級制。也就是說,每次的分班考就是你是否可以往上的標準,而課程方面跟不跟得上全要靠自己造化。
 
  「嗯!很好,雅緹妳繼續。那請問同學,一個頂尖的魔法師、魔導師甚至是咒師,如果在戰場上冰住敵人之後,不注意令它融化了,罪在誰呢?」她笑。
 
  那學生咬了咬唇,「我懂了……謝謝老師。」
 
  聞言,潮繭滿意地點點頭,繼續去指導其他人。
 
 
  下課後,雅緹抱著自己的教科書與魔杖走出教室,身上的實際服還有些許未退的冰霜,一路走向普通教室,卻在路上不小心撞到一個突然衝出來的人。
 
  「啊、抱歉,我趕著找人!」男子幫她撿起教科書,留著魔杖在地上,「我是明彌煌,如果東西有任何損毀去卡片學院找我。」然後邊繼續飛奔,邊回頭做抱歉手勢。
 
  雅緹搖了搖頭,「沒關係的。」緩緩彎身撿起魔杖,喃道:「至少是個知道尊重魔杖的人。」
 
  魔法師的杖通常不喜歡給別人碰的,這件事是全魔法學院都知道的共識,但其他學院並不一定知道。
 
  「雅緹。」
 
  聞聲,正在檢查書本的雅緹抬起頭,展開笑容,「翼恩,你怎麼在這裡?」
 
  被綠髮蓋住雙眼,翼恩臉上看不出表情,「雅矢哥剛剛在巡校園的時候遇到我,叫我轉告妳,等一下去邪王殿時不要接紫色的任務。」
 
  邪王殿是學生接任務的地方,這是為了讓學生有多多參與實際戰鬥的機會,同時這也是畢業的標準。
 
  危險程度從低到高是白色、黃色、綠色、藍色、紫色、紅色、黑色,也有在校較久的人會稱是七級到一級。
 
  「紫色?可是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接這個級別的任務不是嗎?」
 
  翼恩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那我們可以接紅色跟黑色嗎?」雅緹有點調皮的笑著。
 
  「……」默然。
 
 
  下一堂沒有課的兩人坐在學校的中庭噴水池旁喝著營養飲料,此時的雅緹已經換下實際服穿上制服,以黑灰白色調為主的制服顯得非常的莊嚴。
 
  「結果紫色的任務是去姆萊島?那明明是非常危險的地帶,為什麼會排在紫色不是紅色或黑色……」雅緹背靠在翼恩的肩上,像自言自語一樣地喃道。
 
  「纓樹草在轉送門附近而已,只是這個季節纓樹草會咬人。」
 
  「可是任務單上的名字……」明‧夜彌‧彌煌和飛‧泠露‧青露。
 
  剛剛撞到時她沒有注意,但她現在想到了,明彌煌是人族明樂長老的本姓。而飛青露與燁茗雅同樣都在貴族之列。
 
  她對飛青露非常在意,她很注意他,所以知道名單之後,她非常想要接下,只是礙於她哥哥的命令,不得不放棄。
 
  要問為什麼在意他的話,原因只有一個:髮色。是的,因為他的髮色與翼恩非常的相似,只是比翼恩淡了一些而已。
 
  她很清楚,在這個世界上,「純種」中有深綠色髮色的只有妖精族和精靈族,精靈族自然是不可能,但翼恩的父親是黑髮,所以翼恩的髮色比純妖精的泠露更加深一些。只是,他的母親是誰?翼恩不是妖精,可是他有妖精血統是確定的,不過,他從未提起他母親。有時無意間講到,他會露出厭惡的神色。
 
  所以雅緹一直很注意綠髮的妖精。
 
  「上限是三個人,還有一個名額。」翼恩說。
 
  「我不習慣單獨跟別人出任務。」
 
  「那就沒辦法了……」要是可以四個人參加,就算違背魔將軍的「提醒」他也會陪雅緹的。
 
  「翼恩,不要想替我背鍋,我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你想到時候說你忘了告訴我這件事,對吧?」
 
  翼恩再度沉默。
 
  雅緹嘆了口氣,躺在翼恩腿上望著他,「翼恩,若席恩家欠燁茗雅家的,不是要你用這種方式還。」
 
  翼恩疑惑的看著她,「我不懂。」
 
  「你說,緋恩伯父要你怎麼還?」
 
  「全力輔佐,燁茗雅的話僅次於帝王。」
 
  「可是,你知道我哥的身分,等於什麼?」
 
  「兩人之下,世界之上。」他雖是魔將軍,但是也是帝王的貼身隨從,帝王給與他十分崇高的地位。
 
  「那你怎麼可以說『忘了告訴雅緹』這種話?」
 
  「我不會想了。」
 
  聽到這回答,雅緹笑了,閉上眼,而翼恩則是雙腿完全不動看著書,兩個人像情侶一般。
 
  中庭往音樂學院方向的大柱子後方,一名莫約十多歲的女孩背靠牆,聽著這段對話,望著眼前的男子輕笑,嘴唇張闔,但只有眼前的男子聽得見她說什麼──
 
  「我要那兩個人。」
 
  他無奈地笑著,比了個隨你便的手勢。
 
 
  之後,雅緹真的睡著了,翼恩也沒有特別注意時間,反正下午兩個班都沒有課,就這樣耗著也沒有關係。
 
  人來人往的,但大家似乎都習以為常了,並沒有投以異樣的眼光,倒是白天撞到雅緹的那位明彌煌經過時特地走了過來慰問。
 
  「請問這位同學怎麼了嗎?」
 
  翼恩有些詫異地抬起頭,畢竟已經許久沒有人在這種時刻找他談話了。
 
  夜彌看著他,雖然看不到眼睛,但是感覺上他好像有點驚嚇到了,忙揮手道:「噯,我是問,這個同學是不是不舒服……」他指了指雅緹,「早上我找泠露的時候在走廊上跑,不小心撞到她。」
 
  這時翼恩才搞懂他問什麼,回道:「她沒事。」只是聲音中還有些戒備。
 
  他鬆了口氣,「那就好。噢,希望她不會介意我沒有幫她把魔杖撿起來,我父親說魔法師的魔杖給主人以外的人摸了會減弱魔力的。」
 
  「雅緹不會介意,她一向不討厭尊重魔杖的人。」聲音一樣平板,但戒備明顯少了一些。
 
  他拿著麵包,問也不問就一屁股坐在噴水池池緣、翼恩的旁邊,「這位同學頭上的飾品和髮色,我猜她是燁茗雅大人的妹妹吧?」
 
  「是。」這從名字不就能猜一半了嗎?何必又從髮色來猜呢?而且雅矢的髮色跟雅緹並不是很相近,一個是紅褐色,一個是褐色。
 
  「那,同學你們有沒有興趣一起參加今天的紫級任務?」
 
  「都滿了。」
 
  「滿了?剛剛廣播沒聽到嗎?今天紫級以上的任務,人數上限都增加一個。」
 
  翼恩搖搖頭,表示沒有聽到,隨即又問:「為什麼全部都要一起增加?」
 
  夜彌咬了一口麵包,「好像是今天邪王殿那邊本來安排的保護者出了一點問題,所以不得已只能讓下一線的保護者跟著出任務,因此,為免意外,每個任務都多一個名額。」
 
  邪王殿的規矩是,每個任務都會安排一個保護者,跟在執行任務的學生身邊,保證學生安全,但是不會給予學生實質的幫助,不管是什麼級別一樣,若非生死關頭,學生都得靠自己。
 
  「所以纓樹草的名額也多了?」雅緹突然醒過來,坐起身子問。
 
  夜彌明顯被嚇到,「呃……是這樣沒錯。妳們也想執行纓樹草?」
 
  「我們去的時候,剩纓樹草有一個名額,只是我不喜歡一個人出任務,所以就沒有接下了。」
 
  「喔,聽發任務單的羅邪先生說,今年的纓樹草周圍多了一個窩,好像是什麼新種狐狸的窩……好像是因為這樣,資料缺乏,所以沒人想接。」接著他吃完最後一口麵包。
 
  「所以現在還是只有兩個人?」
 
  「對呀,妳看任務單。」夜彌攤開任務單給他們看,參與人那欄只有兩人。
 
  任務單是會隨時更新內容的,不管單子在誰手上、在哪裡,沒有人知道方法,反正那是邪王殿的「魔法」。
 
  「那我們現在去接!」雅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服儀,左手抱著書,右手拿起魔杖,閉上眼。瞬間,魔杖的頂端出現紫色的強光魔法陣,「對主人、若‧翼恩‧席恩施展『羽術』!」那法陣馬上一分為二,從兩人頭上降下。光芒消失在兩人的臀部,消失的瞬間,兩人背上都多了一對紫色的翅膀。
 
  「哇賽,中階魔法耶!我記得妳不是今年才剛入學的嗎?沒教這麼快吧?」夜彌驚呼。
 
  「我們家,有許多種類的魔法書。」雅緹輕笑,「那麼,明彌煌同學,接完任務後要在哪會合?」
 
  「邪王殿的轉送門前吧?」
 
  「那你也一起用羽術吧。」說完,雅緹就要使用魔法,但馬上被夜彌給阻止。
 
  「噯,不用,我還要等泠露那小子上完課,待會我們用走的去就好了。」
 
  「好,那我們先走了。」語畢,兩人飛上空,往皇宮的方向飛去。
 
  他們離開後,夜彌看著翼恩的背自言自語道:「真的假的,羽術是連非魔力型都可以運用自如的術?」
 
 
  邪王殿位於皇宮大殿──御華殿的左後方,一個有點高的尖塔,越是高級別的任務就在越高層辦理,而最高的頂樓則是大大小小的轉送門,比較遠或比較危險的地方都是從這幾個門去的。
 
  雅緹與翼恩拿著任務單坐在轉送門前的休息區等待另外兩個人,距離任務單上寫的開始時間還有十多分鐘,門只有在時間到之後的五分鐘會開啟,他們有點擔心另外兩人趕不上時間,因為弓三班的課才剛結束而已。雖說帝國學園就在皇宮的旁邊,但是校門到宮門十分鐘跑不掉的。
 
  不過事實證明擔心是多餘的,夜彌和泠露兩人在門開之前就到了,但是看得出來很喘,看來是用飛奔的。
 
  泠露喘完,抱怨地對夜彌碎唸道:「跑這麼快,是要趕著被草吃掉喔?」他一抬起頭,就愣住了。
 
  眼前這個紅褐色長髮的女孩是燁茗雅,他很清楚,因為「團隊實際合作課程」是八個學院的同數字班級一起上的,所以雖然他們沒怎麼對談,但是總是有印象。他知道她很出色,深深的得到魔法學院主任的喜愛。但是翼恩不同,翼恩是體二班的,並非第三班,所以愣住是正常的。他自己是這麼想的。
 
  「泠露,這是二班的若‧翼恩‧席恩,另一位是燁‧雅緹‧茗雅。」
 
  「我是飛‧泠露‧青露,你們好。」泠露展開他可愛的笑容,「我知道燁茗雅,我不像夜彌你,一起上課兩個月了還不知道誰是誰。」
 
  夜彌不滿地呿了一聲,隨後就拿髮帶將香檳黃的瀏海綁了起來,「時間快到了吧?」
 
  「嗯,一分鐘。」泠露也拿起鑲銀的髮帶隨意地將全部的頭髮綁成小小一束,綠色的眼睛在雅緹與翼恩之間不停的打量。
 
  「若席恩,你不把瀏海綁起來不會不方便嗎?」夜彌將腰包稍微移動了一下,還拿起一張很舊的清單像在檢察有沒有什麼漏掉。「對了,一出去就是新種魔物的活動範圍,注意一點。」
 
  「不會,我一直都這樣。」翼恩搖搖頭,戴上手套。
 
  雅緹走到一扇佈滿藤蔓的門前,對著夜彌和泠露微笑道:「在任務開始之前,我想告訴你們,你們可以叫我們的名字,不然挺生疏的。」
 
  兩個人對看了一下,然後點頭道:「我們也這麼認為。」
 
  隨後,門前出現一個全身都被黑色斗篷罩住的人,向四人鞠躬後冷然道:「現在,敝人為各位打開姆萊島纓樹草生長區的門,請四位確認必要物品,若沒問題,可以直接隨敝人進入。」
 
  然後,那人將手放在門上輕喝一聲,門緩緩打開,四人不禁打了個寒顫。門的那一邊很陰暗,四周都是樹和藤蔓。
 
  他們走進門,寒風直接打在他們身上,讓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抖了一下。
 
  「五株纓樹草,必須有完整的葉片,請四位在今天結束前完成。」那人畢恭畢敬地說完,然後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門也關了起來。
 
  「唔……那一片粉紅色的就是纓樹草了吧?」夜彌瞇著淡褐色的眼睛,問身邊的泠露。
 
  「對。可是……羅邪先生說的新種魔物的巢穴倒是……沒看到。」憑藉著純種妖精的超強視力,泠露往遠方張望。
 
  「也許要靠近點才能看到也不一定?」雅緹用幻光咒在魔杖頂端製造出一點亮光。
 
  「小心一點,還不清楚新種魔物的習性,慢慢靠近吧。」夜彌緩慢地移動著。
 
  他們用很緩慢的速度往粉紅色的草地走去,而不知道為什麼,越靠近那片粉色草地,泠露的神情就越加沉重。
 
  夜彌走在最前面所以沒看到,翼恩走在他後面所以翼恩也沒有注意到,而雅緹則是直接輕碰他的手,泠露明顯抽回手,笑容也瞬間凍結。但雅緹不在意,輕聲問:「有什麼狀況嗎?」
 
  她知道妖精都是很會觀察身邊狀況的,因為她自己也是妖精族;但泠露是純血統,所以比一般妖精更加敏感許多。
 
  「有……被盯著看的感覺……」他不知道怎麼形容,但他知道有很多隻眼睛在看著他們。
 
  被他們的談話聲吸引,前後兩人都注視著泠露。隨後雅緹迅速轉過頭瞇眼看了一下那片粉紅色,然後轉回來抓著泠露的手往來的方向飛奔,一邊大喊:「天哪,書上沒說纓樹草是魔物啊!」
 
  是的,就在他們短短一來一往一問一答之間,原本「盯」著他們看的「草」開始一株株的把自己的「腳」從土裡拔了出來,最上面的那片葉片上還有兩道紅光,看起來像是眼睛。
 
  跑了一段距離,確定那片粉色「平靜」之後,他們停下稍微喘了幾口氣,夜彌首先發言:「真不該把重點放在窩上的,羅邪先生真是……」
 
  「如果羅邪先生說的是真的,我們要同時注意兩者……?」泠露一手叉著腰,一手扶著樹,邊喘邊說。
 
  「不,姆萊島的情報從來不是完全正確的,說不定這個情報是錯的也不一定。」夜彌搔著頭髮。
 
  「書上說纓樹草要完整摘下的話,要讓它死掉。」泠露說完,目光就停留在雅緹身上。
 
  雅緹一臉疑惑,「可是要完整葉片不是嗎?」
 
  「最近魔法學院讓學校很涼,是開始上冰雪系魔法課程了吧?」夜彌拍了一下頭。
 
  「可是,是今天才開始上的,才剛開始教基礎咒語跟維持……」
 
  「……」沉默。
 
  「纓樹草怕火,可是任務要完整葉片,所以要冰起來,對吧?」雅緹望向那片粉色。
 
  「妳能撐到把它們帶回去交任務?」夜彌問。如果今天是第一節課,那麼肯定很入門。
 
  突然,有一顆淺藍色的光球從雅緹的領子飄出,「用水屬性精靈,可以多撐久一點吧?」話剛落下,光球「啵」的一聲破掉,取而代之的是一隻身高大概只有人類小指長的精靈。
 
  泠露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看向夜彌,「我記得,以前的學長說過,纓樹草這種東西,只要根沒了,就會死掉……」
 
  「沒根?」夜彌驚喊,「你有辦法活著把它的根拔掉嗎?再說就算冰起來,也沒辦法靠蠻力把根分離……」
 
  泠露搖了搖頭,「夜彌,你不是有一張卡片……那叫什麼?分解?」
 
  「噯噯噯,分解會整株碎掉!」他白了泠露一眼,然後思考了一下,說:「喔,是線分卡!既然只要沒根就會死,那麼……翼恩去引幾株過來,雅緹把他們冰起來,最後我用線分卡片把根切掉。」
 
  線分卡正式名稱為「線刃分割卡片」,擁有在物體上畫一條線,那條線就會像鋸刀一樣可以把東西直接鋸斷的效果,不過使用線分卡更加迅速且切線工整。
 
  「那就是說……雅緹就撐到把纓樹草根切下就好吧?」泠露問:「或者是我們走遠之後再解開?」
 
  「如果可以的話是希望後者。不過如果雅緹真的撐不下去,你跟翼恩要馬上、立刻、迅速、毫不猶豫地,把解凍的纓樹草給殺掉!」他用力指著泠露跟翼恩,然後又轉身叮嚀雅緹:「撐不下去要說!」
 
  「好啦好啦,講這麼多……」泠露甩了甩手,隨後慎重地向翼恩點頭示意可以開始。
 
  翼恩面無表情地點頭後,小心翼翼走向那片櫻紅,漸漸地越靠越近,後面三人屏息以待。就在翼恩打算踏出下一步時,前面幾株櫻樹草又有了動靜,他立刻將準備踏向前方的右腳改為踏向後方,謹慎地目測並在心底計算著它們會感應到的距離,緩緩後退。
 
  雅緹的魔杖前方已經浮現冰色的魔法陣,魔法陣中間則是方才的精靈。夜彌也將準備使用的卡片使其浮在空中,圍繞在自己身體周圍轉著圈子待命,泠露則是拉滿弓蓄勢待發。
 
  翼恩這一引,引來了近十株的纓樹草,夜彌有些擔心地說道:「一次十幾株,要維持並不簡單吧?」
 
  「有晨在,我會盡力的。」雅緹說。
 
  話才剛說完,翼恩已經來到他們眼前不到十步距離,稍稍重整心情,在翼恩踏入施法範圍的瞬間,雅緹用魔杖上的寶石觸動魔法陣上的圖形,中心的六芒星對準了那群纓樹草,四周的三角形及正方型全部對準了翼恩,隨後喊道:「冰系魔法,冰晶凍,攻擊──!」
 
  雅緹的聲音結束,取而代之的是冰晶撞擊的聲音,從魔法陣的中心飄出許多大大小小的冰晶,晨飄浮在魔法陣後方開始轉圈,身旁亮藍色的光芒從額頭往四周飄,並且包圍住晨,最後只看得到亮得不得了、一直在飄出粉狀物體的冰色光球,同時冰晶也開始變得大顆。
 
  全往纓樹草飄去的冰晶巧妙避開了翼恩,碰到纓樹草時竟直接整株包裹住,最後所有冰晶都結成一大塊,泠露看得嘖嘖稱奇。
 
  「快點切吧,堅持太久的話雅緹會累垮。」泠露催促道。
 
  「噯,什麼啊,你都在旁邊納涼!」夜彌不禁嘀咕:「到底為什麼要跟你出任務啊……」
 
  泠露則是一臉輕鬆,「少廢話!你趕快切完我們可以盡量不殺生啊。」
 
  「還不殺生呢……」隨後夜彌讓圍繞在身旁的卡片轉了一下,「使用,線刃分割卡片──」喊完,眼前的那張卡片便呈現半透明狀態,夜彌用手指穿過那張半透明的卡片,直接點到被冰凍住的纓樹草上面,然後在冰塊上面畫了幾條線,又喊了一聲:「使用結束。」語落,冰塊被切成好幾塊,翼恩迅速將包裹著纓樹草的冰塊用力塞進背包裡。
 
  「雅緹,還可以嗎?」泠露問。
 
  雅緹嘴角微揚,「還可以,趕快往後退吧。」
 
  三人都表示同意,翼恩直接將雅緹衡抱而起,讓雅緹面對纓樹草群,以便持續魔法陣的效力。此舉雖讓夜彌與泠露愣了一下,但經過思考後也投以理解的眼神繼續往回跑。
 
  直到看不到纓樹草群,翼恩才放下雅緹,謹慎地打開背包,敲碎其中一個冰塊,確認裡頭的纓樹草已經死亡才讓雅緹解開魔法。
 
  夜彌滿意地點了點頭,仰頭唸了任務結束訊號:「本小組完成紫級任務,取得姆萊島產纓樹草五株,請求回殿完成任務。」
 
  「務」字才剛落下,黑斗篷的男子又突然出現在門前,「打開回殿轉送門,請諸位盡速跟上。」語畢,轉身開啟那道很舊的門。
 
 
  他們將纓樹草跟任務單繳交回去,櫃檯人員鑑定過關,取得任務報酬之後,便不約而同癱坐在以紫色為基調的六樓大廳裡好一陣子。
 
  整個大廳只有少少的幾個人,他們幾乎可以享受整個大沙發,雅緹一個人就佔領一張沙發,因為她的臉色看起來有些不舒服,其他人也沒有多去問她什麼。翼恩坐在她旁邊的沙發上,拿著水瓶小心翼翼地讓她慢慢喝下。
 
  倒在沙發中的夜彌瞥了一下他們,然後輕輕笑了一下,「翼恩,你這樣好像在照顧小嬰兒喔。」
 
  「夜彌,不要在那裏亂說。」泠露拿著完成任務後送的營養飲料,一口氣喝完,「他們是感情好啦。」
 
  「我只說好像啊。」隨後他起身,「要不要去雨霈酒館?我想到一個新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