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章相關】×雪淚×  《第五章》

《兄長×身世》 原來…是血親---!! 這句話可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你們可以去找他。」雪櫻閉著眼睛說 咪雅米看著雪櫻的嘴,雪櫻露出微微的笑容,咪雅米看了看月,又問雪櫻:「他在哪裡?」 「……普隆德拉王宮,不過他現在應該不在。」 「怎說?」 雪櫻張開眼:「他現在已經起身準備跟他的新婚妻子去崑崙仙島。」 全場沉默,大家都感覺的到,雪櫻的那句話…透露著『哥哥被搶走了』的氣息… 「雪雪妳稍微休息一下~我們先去看看他是怎樣的人~」 綠色幻滅界公會胸章傳出了月的聲音:﹝在前往崑崙的路上,看到兩個穿神官袍的人的話,盡速回報。﹞ ﹝是!﹞ 「想跟我們去的舉手~~」弒梟不希望將自己家族秘術傳給雪櫻的人,是那種隨便的人 月、沁、亞羽、咪雅米、御、犬、海藍、瘋神,依序舉手 「OK~我們就去找人吧~~~」弒梟的心是摸不透的,根本沒人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 ﹝大少爺,發現目標了!他們在艾爾貝塔附近!﹞ ﹝知道了。﹞ 瘋神馬上詠唱魔法直接將大家傳送到艾爾貝塔 艾爾貝塔 「是那兩個吧?」咪雅米看著在休息的兩個神官 楓感覺到有人在看他們,低聲跟魚說:「小心點,我們好像被跟蹤了。」 「為什麼會被跟蹤呢?應該沒有跟誰有仇才對阿」 「平常心就好了~繼續剛剛的話題吧」 此時,御的弟弟身上的胸章傳出了御的聲音:﹝聖,你把胸章收音音量開到最開,我要聽到那兩個神官的對話﹞ ﹝好。﹞聖靠近魚和楓,在兩人附近擺了攤子發呆 楓跟魚說著雪櫻的事情:「雪櫻她阿~很可愛唷~三不五時就會纏著我教她祈福~還有、還有,她資質跟我很像呢!而且…………」 那而且後面的句子沒聽錯吧?!魚很震驚,原來她一點都不知道他們還有這樣的過去……弒梟等人驚訝的則是……天啊……不可能吧?! 『而且……她跟我一樣,親眼看到父母親的背影離去……』就這句話,聽到的人瞪著大眼睛…… 事後,弒梟又帶著雪櫻出去了,瘋神也找空檔回大聖堂找湯瑪斯主教…就雪櫻所言,他是收養她的人,問他一定清楚! 「雪櫻的兄弟姐妹?」湯瑪斯主教的眼神突然改變了…… 「是的,主教,我希望您能跟我說清楚…當年您收養的人是否真的只有雪櫻」瘋神的眼神堅定,湯瑪斯主教一時也不知如何回答…… 「……當年,我收養的的確只有雪櫻一人,但在前一年,我也收養了一個男孩……算起來…他應該比雪櫻大一歲才是。」 「那他的名子呢?」 湯瑪斯主教翻閱著書櫃上的書籍,那是他的日記…… 「當時取名叫殘楓,因為那時是楓葉掉落的時候…只是他在隔年…」繼續翻閱著日記:「雪櫻進來的前兩個月,他小小年紀就被請進宮裡去,然後國王給了一封書信,說要好好教導他成為御用人員……就很少再回來了。」 「那有沒有驗過兩人的血緣呢?」 湯瑪斯主教又翻了翻日記:「我記憶不太好呢………阿,當時有驗過雪櫻的,但是殘楓的資料顯示不出來……怎麼了?」 「………我只是覺得…他們可能…有血緣關係……」 「……………有可能嗎?他們……?」 瘋神右手托著下巴:「通常…血統不同的人,是不會有那個資質去學另一個血統的秘術,但是…就今天早上我和大夥的觀察…雪櫻似乎有那個資質去學『殘楓』的秘術」 「是嗎……我記得…有兩個神官曾經跟我問過殘楓的下落,然後不久就傳出殘楓學會自家秘術的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親生父母……」 「……你已經認定是了嗎?」 瘋神慢慢的走到門口:「八成是了,主教,我不打擾您了。」 「慢走……」見瘋神走出門,湯瑪斯才鬆了口氣:「唉……不知道能瞞多久……。」 斐楊 「怎樣?瘋神?」咪雅米很關心的跑來 瘋神躺在草皮上:「……湯瑪斯主教在瞞我,他什麼都不想透露。」 「難道他們真的……?」 「我想,那個叫楓的…他應該多少也知道一些…是被迫隱瞞吧…雪櫻呢?」 月坐在樹上:「爹地帶出去了。」 「那我得快點跟他們會合…」說完瘋神便詠唱進傳陣離開 不久後,雪櫻等人回到斐揚 「雪櫻…?」咪雅米看著發呆中的雪櫻 「……………啊!咪雅米姊姊?有什麼事情嗎?」 咪雅米注視著雪櫻的臉色:「妳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是…是嗎?那我回去休息好了……」 雪櫻在找藉口離開!!大家都這樣想 「躺這裡就好,等等要再去練了。」犬讓笨羊趴下,指著牠的背 「……好…好吧…」雪櫻躺在笨羊身上,想辦法讓自己睡去 斐揚的大門,出現了兩個人…正是魚跟楓…兩人聊著天,正漸漸靠近雪櫻等人,見過他們兩人的會員們都看著他們 「所以說~我很想要品嚐看看她的料理呢!」楓講完這句話之後,看著注視著他們的眾人,最後目光落在躺著的雪櫻身上 雪櫻發覺有人在看著她,神經變的緊繃。楓的眼神變的很溫柔很溫柔…月察覺到雪櫻的變化…吃起悶醋來了。 「雪櫻,妳還在跟我賭氣嗎?」楓首先開口。 哦~是這麼一回事。大家很有默契的在心裡這樣想。 雪櫻慢慢的站起來:「對阿,還在賭氣。」 楓似乎想解釋「………可是我-----?」另一個聲音打斷了楓的話:「請問…能跟我們講明事情原委嗎?」瘋神拍住了楓的肩 雪櫻別過頭去,根本不想直視眼前的這個人 「……」魚突然出聲:「雪櫻,妳是不是因為楓要跟我結婚,沒跟妳講所以--?」 「…………………」沉默 「雪櫻--?」楓很了解她的,她一定想講什麼!伸手去碰她 拍開楓的手,大吼了起來:「我氣的不是妳!我氣的是哥哥跟湯瑪斯主教聯合起來隱瞞我!隱瞞我跟哥哥的關係的事情!害我一直以為我沒有血親!」 「我們……」 「我直到那天才知道,原來血緣不同的人,是不可能學習對方家族的秘術,如果我沒發現,你們要騙我多久?!」 「……………我回聖堂準備婚禮事宜的那一天嗎?」 「我偷偷翻了主教的日記,原來那兩個人先後拋棄兩個孩子。」一點都不願意承認是父母…… 楓突然閃過一陣心痛:「……雪櫻……妳看過主教的日記了?那…妳難道也看到……」 「看到了,那兩個人的臉----醜陋!」雪櫻的父母其實是俊男美女…但看在雪櫻的眼中,討厭! 「………那…這個就是妳畫的?」楓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是兩人的父母和雪櫻、楓小時候,兩個大人的臉被割壞 「是的。」雪櫻完全不否認 「妳太過分了。」犬突然出聲 --------------啪!!                          待續 不好意思銀雪靈感因為大大小小的考試而斷掉了… 放心,我會盡我全力讓他到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