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4

 

 
 
  米莉莎回到教會後過了幾天,她終於醒了。
 
  拉普拉多魯接到花兒們的消息,馬上就丟下手邊的工作飛奔到米莉莎的房裡,卡斯托魯則是看到拉普拉多魯在狂奔而跟了上去。
 
  房門「磅」地一聲被打開,此時拉普拉多魯也顧不得什麼規矩什麼氣質,總之他破門而入了,身後的卡斯托魯也嚇了一跳。
 
  「蘭賽,米莉莎真的醒了嗎?」卡斯托魯喘了喘。
 
  有點沙啞的女音搶在蘭賽之前回答道:「卡斯托魯、拉普拉多魯,我在這兒呢。」
 
  「米莉莎……妳真的是米莉莎吧?」卡斯托魯摸了摸她的臉,眼中掃過一瞬不安,但米莉莎沒發現。
 
  「當然啊!拉普拉多魯,我口好乾……好想喝點東西。」
 
  拉普拉多魯看了他好半晌,然後微笑,「好,我馬上去泡花茶給妳喝喔。」他沒有錯過卡斯托魯那一瞬間僵硬的背影。
 
  蘭賽跟著拉普拉多魯出房門,一經過轉彎,拉普拉多魯就拉著他的手,眼神帶著擔憂,急問:「她不是米莉莎,是不是?」
 
  「拉普師傅……」蘭賽緊蹙的眉從沒舒展開過,他眼神難過地道:「可能是介於兩者中間……她……有點不一樣了。」
 
  在蘭賽的認知中,不管身體狀況如何,米莉莎的體溫從來沒有這麼低過,而弗拉烏的回信中提及大約五歲之後米莉莎的體溫比在年幼時溫暖很多──那是米莉莎開始使用法杖的年紀。
 
  他們猜測會使用法杖之後的米莉莎才是「完全的」米莉莎,她的一切全部都在四、五歲這個年紀做分歧點。
 
  「她說話再也不像在唱歌了,你們來之前我跟她講了一些,以前她就算生病、聲音再難聽都不會改變的;她的語法也不再艱澀難懂了,跟她講話再也不用非常用心去聽了……」
 
  「夠了,蘭賽。」拉普拉多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他露出微笑,「現在,『現在』她是米莉莎。」他強調了現在兩個字。
 
  「是,拉普師傅……」
 
  然後,蘭賽走回米莉莎房間,不久後,拉普拉多魯也端著茶走進。
 
  米莉莎喝了一口花茶,「啊,還是拉普拉多魯的花茶好喝!軍艦上的茶都很單調,我都快受不了了!」
 
  「小米莎,妳因為這樣所以逃出來啊?」
 
  米莉莎搖了搖頭,「我只記得我被叫去阿亞納米的辦公室……然後醒來之後,就發現我在這裡了。」
 
  「他們對妳做了什麼?」卡斯托魯蹙眉。
 
  米莉莎思考了一下,美眸瞬間閃過一絲異彩,「偶爾會跟他們在軍艦上『切磋』一下,阿亞納米倒也沒怎麼限制我的行動,只是我真的不敢往雲裡跳……」
 
  「是嗎?意外的對妳還算禮遇呢!」拉普拉多魯笑著。
 
  「我也有點驚訝。除了第一天阿亞納米安排我住小房間,讓我大鬧一場之外,一切都很平靜。」
 
  「這樣啊……」
 
  「弗拉烏呢?他們還好嗎?」
 
  「信上說一切都很順利。」蘭賽接口。
 
  米莉莎喝完最後一口茶,拿起旁邊裝著果凍的碗,「那我待會兒能去見吉歐大人了嗎?」
 
  三人愣了一下,然後卡斯托魯道:「為什麼需要問?這裡是妳的家,妳隨時都可以去見任何人啊。」
 
  「啊、我真是的……在軍艦待太久,『先問過』都變習慣了。」她輕拍自己的頭。
 
  三人眼神對視了一下子,拉普拉多魯才開口,「米莉莎,教皇大人說要見妳。」
 
  「……」米莉莎雙眼的光芒突然消失,「是嗎……」
 
  「這是晉見衣……」蘭賽將手中的衣服遞給她。
 
  米莉莎笑著接過,「嗯。」然後下床走出房門。
 
  三個男人站在房裡對視,蘭賽首先開口,「剛剛那是正常的嗎?」
 
  「剛剛那個失神是……平常的失神嗎?」卡斯托魯也懷疑了起來。
 
  平常若要她去見教皇,她的眼睛應該不會如剛才那樣完全失去光芒才是……
 
 
  教皇室,米莉莎穿著她專屬的晉見衣走進,手上沒有拿著法杖。
 
  「妳哪時回來的?」教皇雙手盜汗,而聲音卻故作鎮定。
 
  「米莉莎不知道,我醒來之後,並沒有問──」
 
  教皇打斷了米莉莎的話,「妳是自己回來的,怎麼會不知道?」
 
  「教皇大人,米莉莎不是自己回來的。」
 
  「帝國的人怎麼可能放妳回來?還有,妳的法杖呢?」
 
  「……米莉莎真的不是自己回來的。我的法杖在房間裡,拉普說教皇大人不喜歡我帶法杖進來,乾脆別帶了。」
 
  教皇背上也開始發冷汗,「傳聞,妳在自己腿上刻十字架,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米莉莎夢到……自己殺了所、有、主、教。」此時,她的眸中又閃過一絲得意,卻又馬上恢復成先前的恭敬。
 
  教皇一聽到最後四個字,感到毛骨悚然,倏地站起身,「來人,押她下去光之地牢!」
 
  米莉莎愣了一下,大喊:「為什麼!」
 
  「妳企圖殺害主教,還不夠成為理由嗎?」教皇臉上掛著極度的不安,「還不快押下去!」
 
  「不!米莉莎不會殺他們的!」她被幾名侍衛拉著手,不停地掙扎著。
 
  「米莉莎也許不會,但是愛爾莎會!」教皇厲聲:「押下去!」
 
  「但我是米莉莎呀!教皇大人!」她被半拖半拉地拉出教皇室,門外因為擔憂而跟上來的三名主教聽到教皇的斥吼心中大喊不妙,隨後就看到米莉莎被眾人拖出來。
 
  「天哪!米莉莎!」卡斯托魯急了,急忙擋住侍衛,「你們不能帶她走!」
 
  「卡斯托魯主教大人,請不要偏袒嫌疑者。」
 
  「她見鬼的是嫌疑者!」蘭賽顧不得口德了,馬上粗口就出來。
 
  「方才,米莉莎大人說了,她夢到她『殺了所有主教』,這還沒有犯罪企圖嗎?」
 
  「那只是夢境,不能因為這樣就說她會做出來呀!」拉普拉多魯氣急敗壞地道。
 
  「請各位主教大人不要擋住我們的路……這是教皇的命令,我們必須服從。」
 
  他們語塞了,教皇的命令的確是不容反抗。
 
  「拉普……卡斯托魯……蘭賽……我沒有……米莉莎真的不會那樣做……」米莉莎哭了,她才剛恢復精神,而剛才的一番掙扎用了太多力氣,導致現在全身癱軟。
 
  三人儘管再不捨,也只能閉著眼睛讓她被帶走。待她離開他們的視線後,他們往前飛奔衝進教皇室。
 
 
  之後幾天,跟米莉莎友好的主教和修女之間都圍繞著一股低氣壓,他們時不時會去光之地牢看她,也發現米莉莎開始發高燒,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精神也跟著變恍惚,有時會認不得人……
 
  「米莉莎,妳還好嗎?」拉普拉多魯帶著一瓶花茶到米莉莎的牢房之外。
 
  「拉普……」她的聲音明顯顫抖著。
 
  「妳還在發高燒嗎?」拉普拉多魯只能透過鐵欄看著她,她躺在床上,他能清楚聽到她的咳嗽聲,她好像想下床,可是她連動都好像很困難似的,看在拉普拉多魯眼裡滿是不捨。「教皇還是不打算放妳出來……不過我們會努力說服他的!」
 
  「拉普……」她艱難的下床,扶著牆邊走到欄前,「聽我說……拉普……」她摸索著前方。
 
  他抓住米莉莎的手,發現她的雙眼好像看不到東西了,眼中的光芒完全的消失了,也完全沒有焦距,「妳……妳看不到了?」
 
  「大概燒壞了吧……」她輕笑,卻導致她咳嗽連連,拉普拉多魯也伸長手撫著她的背。
 
  「太嚴重了,我這就馬上去告訴教皇──」
 
  才剛要起身,米莉莎便開始留眼淚,她努力伸長自己的手揮舞著,「拉普……你在哪?先聽我說……」
 
  拉普拉多魯握住她亂揮的手,心疼地道:「好,妳快說,我在這。」
 
  米莉莎珍惜地抓著拉普拉多魯的手,用力握著,眼淚流個不停,「殺了我──」
 
  拉普拉多魯一震,抓住她雙肩,有些動怒,「妳在說什麼!」
 
  「殺了我……求求你……」
 
  「妳在說什麼?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妳不是還想跟弗拉烏,跟我們度過後面的日子嗎!」然後他轉頭對外頭被他的怒吼引來的侍衛道:「去找卡斯托魯主教跟蘭賽主教過來。」
 
  在侍衛點頭轉身的瞬間,拉普拉多魯操縱藤蔓拿走了侍衛腰間的鑰匙。
 
  「已、已經……太遙遠了……咳咳……」她又一連咳了幾聲,「米莉莎已經、已經不是米莉莎了……那、那個夢會成真,所以……殺了我!」
 
  他打開鎖,將整串鑰匙隨手丟在一旁,開門走進牢房,抱緊她,「妳再說什麼傻話?」
 
  「阿亞納米連上牽絆了,米莉莎快要沒辦法壓下愛爾莎了……所以──」
 
  「妳不是曾經切斷過那牽絆嗎!」拉普拉多魯更用力的抱緊她──
 
  因為他感覺不到她的體溫。
 
  她的身體快要比他冰冷。
 
  米莉莎的笑靨在腦海裡逐漸轉淡。
 
  他突然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他不想失去這個女孩。
 
  他不曾如此渴望!
 
  「我不記得了……我已經……不記得我是怎麼切斷的了……所以,殺了我吧。」
 
  「拉普拉多魯……侍衛說你對米莉莎發大脾氣──」卡斯托魯頓住了。
 
  他沒看過拉普拉多魯哭。
 
  從來沒有。
 
  「怎麼回事?」蘭賽直覺不對。
 
  「她要我殺了她!」
 
  「嘻嘻……真好,最後還有三個哥哥陪在身邊……」米莉莎雙手往聽到聲音的方向伸直。
 
  拉普拉多魯顫抖著,「她看不到了。」
 
  一聽,兩人馬上握住她的手,卡斯托魯望向拉普拉多魯,「為什麼會這樣?」
 
  「我不知道!」拉普拉多魯感覺自己快失去理智了,「米莉莎,妳甘心嗎?弗拉烏不在妳身邊啊!妳甘心嗎!」
 
  「咳咳……可是我……撐不到那──」忽地,米莉莎掙脫拉普拉多魯的懷抱,倏地站起身一連後退好幾步,雙手伸向前,在左手邊凝聚的是帶著敵意的空咒。
 
  「米莉莎!」三人馬上進入警戒狀態,雖然明知道不攻擊她的話自己就會被攻擊,但是他們怎麼也無法動手──
 
  她還在哭,而且哭的比先前更兇。
 
  『哥哥說的話,是必須服從的呦。』米莉莎的頭偏向一邊,嘴角揚起,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米莉莎嘴裡傳出,但三人怎麼也無法動手。
 
  她在笑。
 
  可是她在哭。
 
  愛爾莎在笑。
 
  而米莉莎在哭。
 
  他們認知到這一點,所以他們動不了手。
 
  突然,應該是「米莉莎」的身體忽然蹲下,她抱著自己的頭尖叫著。
 
  蘭賽試著靠近她,「小米莎?」
 
  在他碰到她的那一瞬間,「愛爾莎」非常迅速的起身然後用空咒攻擊蘭賽,隨即「米莉莎」又往後退好幾步,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撞擊聲──蘭賽往後飛而撞到鐵欄的聲音──的方向。
 
  「噢……」他吃痛地沉吟。
 
  「不……」米莉莎望著自己看不到的手,眼前突然出現夢裡出現的場景──
 
  她在地牢殺了三名主教後逃出去,然後一路殺光所有人,最後前往的是教皇的房間,但是在房間之前,她醒了。
 
  「不……」她想起拉普拉多魯開門之後那串鑰匙掉在地上的聲音,她開始在地上摸索著,摸到鑰匙二話不說拿了起來,急急忙忙從中找出其中一把,就在三人都不懂她在做什麼的時候,她高舉起其中一把,笑得異常燦爛,三人大感不妙──米莉莎竟將鑰匙尖端對準自己!
 
  「天啊!」三人同時大喊,拉普拉多魯衝向前去抓住她的手,「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米莉莎!」
 
  「拉普……」米莉莎掙扎著,「我、我當然知道!」
 
  「卡斯托魯,把她綁起來!」蘭賽也上前箝住米莉莎,「管不得教皇了,快把她帶走。」
 
  「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