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2

 
 
  柯納茲首先帶她到阿亞納米那邊去,一邊不著痕跡的詢問阿亞納米意見,一邊介紹軍艦上的一些事項。阿亞納米首肯後,他才敢帶她往裡面走。
 
  「這邊是浴室,雖然有點簡陋……」
 
  她抬頭看向柯納茲,「我在教會裡洗澡的地方,是沒有遮蔽的喔。」
 
  柯納茲聞言,輕笑了一聲,繼續帶往下一個地點。
 
  冷不防地,米莉莎問:「你們打算把我帶回帝國?」
 
  「這個……阿亞納米大人並沒有交代。」
 
  米莉莎輕輕回應一聲,繼續跟著柯納茲參觀軍艦。
 
  「柯納茲,你在做什麼?」
 
  「黑百合大人,我在帶她參觀軍艦。」
 
  「哦?不怕她熟悉之後搞破壞嗎?阿亞納米大人可真寵她。」
 
  「以為我想嗎?」米莉莎暗地裡白了黑百合一眼。「搞破壞之前我會先確保軍艦可以安全降落的,請安心。」隨後是個燦爛的笑。
 
  黑百合看著那張笑臉,心底實在是非常的不舒暢,就要拔刀砍向米莉莎;後者一看,法杖雖在身邊卻已來不及擋下,但預期之中的痛覺卻沒有感受到──
 
  原來是柯納茲擋下了那刀。
 
  他看著黑百合那黯下的的臉色,無奈撇嘴笑道,「黑百合大人,這人我們傷不得……」
 
  「哼!」聞言,黑百合才收下刀轉身離去。
 
  在柯納茲身後的米莉莎突然出聲叫住黑百合,「吶,能帶我去看哈魯賽先生嗎?」
 
  黑百合的身體微微一震,柯納茲忙轉身示意要米莉莎別提,沒想到黑百合轉過身卻是笑容,「可以呀,跟我走。」
 
  不待他說完,米莉莎已走向他;柯納茲也嘆口氣搖了搖頭跟了上去,但卻因收到黑百合的不滿眼神而躊躇不前。
 
  「抱歉,差點忘了,阿亞納米吩咐他必須距離我一公尺之內。」
 
  「在軍艦上,請喚他為阿亞納米大人!就算妳是愛爾莎小姐也是一樣!」黑百合抽出大刀頂在米莉莎的下顎。
 
  「唔……休加先生不是喊他『小阿亞』嗎?」她故作不知。
 
  「……除了他以外啦!」
 
  米莉莎嘻嘻地笑了。
 
  一邊在走廊裡走著,三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偶爾經過幾個人,柯納茲會向她介紹一下。但是由於黑百合非常不滿他打算將她介紹為「阿亞納米大人的妹妹」所以他只簡短的說「她是阿亞納米大人的客人」。
 
  沒辦法,為了自己的命,就只能先暫時拋開阿亞納米的命令了。
 
  「妳為什麼想見哈魯賽?」柯納茲小聲地問米莉莎。
 
  「你怎不問他為什麼要讓我看他?」
 
  「兩個都很好奇……」
 
  米莉莎聳聳肩,「我只是想看而已,沒有什麼理由。」
 
  「我也只是想給她看而已,沒有理由。」黑百合低聲自喃。
 
 
  終於,三人進到了一間房間,米莉莎看到一個男子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
 
  「為什麼不讓他閉起眼睛呢……?」顯然她有些不滿。
 
  「他還活著。」
 
  回答他的是沉默。米莉莎只是一直看著哈魯賽,黑百合也沒有攔著她,任由她觸碰哈魯賽。
 
  「哦,是做蛋糕的手啊……真可惜。」
 
  「妳到底想做什麼?」
 
  「我不是說了嗎?只是心血來潮而已啊。」
 
  「妳──」
 
  「遇到他的事你就不會冷靜吧?呵呵。」
 
  「妳是來冷嘲熱諷不成?」
 
  「沒有,只想向你說抱歉而已。」
 
  這話,讓黑百合與柯納茲都愣住。即使是說這種話,米莉莎的聲音也像在唱著歌一般輕描淡寫、輕飄飄地就像從來不曾落下的話語。
 
  「嘻嘻,拉普他們像是我的親哥哥一樣,所以我也有資格代替他說抱歉吧?」說完便想走出去。
 
  「沒有解除的方法嗎?」黑百合的聲音有一些顫抖。
 
  「我不知道,雖然像是親哥哥,但也不代表他什麼都不會隱瞞我。何況……」她捲起袖子露出手上的刺青,「教會並不是全然信任我的。」語畢,便直接踏了出去。
 
 
  柯納茲在身後跟著,欲言又止,米莉莎終於忍不下去,直問:「你想說什麼?」
 
  「妳那樣講,是有目的的吧?」
 
  「什麼?」
 
  「讓黑百合大人知道妳跟主教形同親兄妹,好對妳復仇之類的?」
 
  米莉莎笑了,「其實你不笨。」
 
  這句話有兩個可能──答錯的惋惜或是答對的讚嘆。柯納茲是這樣理解的,只是,是哪個呢?
 
  「你能幫我去請阿亞納米給我換房間嗎?」
 
  「……」這小孩怎麼老愛心血來潮蹦出一些不合主題的話……
 
  最後,阿亞納米找了個有窗子的房間給她,並且外面派了兩個人看守。縱然她還是很不愉快,但是至少看得到外面,也就安靜的過了幾天。
 
 
  之後,米莉莎一直乖乖的在第一軍艦裡生活,期間法杖總是不離身,甚至有幾天還跟幾個軍官「切磋」,更不巧的贏了對方。
 
  許多人以為阿亞納米會生氣,畢竟是由他領導的軍艦裡的人,可以用空咒的人竟然會輸給不能用空咒的米莉莎?
 
  可是他沒有生氣,這是令許多人跌破眼鏡的地方。
 
  之後,他們收留的兩個說著拉古斯語言的戰鬥奴隸,則是跟米莉莎打成了平手,反到是旁邊觀戰的人有不少成了傷兵。
 
  下屬鼻青臉腫的向阿亞納米報告時,後者只是狀似滿意地哼一聲,沒有做任何評語。
 
  「就快到帝國了,小阿亞,你打算讓她跟著回去?」
 
  「有何不可。」肯定句。
 
  休加暗自擦了一下汗,「這……」
 
  「有問題嗎?」
 
  休加不敢說話。米莉莎這幾日不僅打得幾名軍官遍體麟傷,還將軍官當作僕人一樣使喚,真的是做足了她的「大小姐」。
 
  「你認為總部會被她搞得雞飛狗跳?」
 
  「小阿亞,不是我在說,自從她好像接受自己是愛爾莎之後,她的大小姐『氣質』真的是發揮得……太完美了。」不好說是脾氣,改口成了氣質。
 
  此時,走道那頭,柯納茲神色匆匆地跑了過來,「阿亞納米大人!愛、愛爾莎小姐她不太對勁!」
 
  「不對勁?」
 
  「是、是的……總之,請跟我來!」
 
  話剛落,三人用很快的速度走向米莉莎的房間。
 
  門一打開,休加幾乎快暈過去,阿亞納米也瞠大雙眼──
 
  米莉莎竟然拿刀子在自己身上畫圖!
 
  「妳在幹什麼?」阿亞那米聲音異常冰冷。
 
  「我在畫圖啊……」
 
  聽出她的聲音有些顫抖,阿亞納米走向前靠近她,一眼便將她拿刀的手抓起,望向柯納茲,「她為什麼會有短刀?」
 
  「我、我不知道,屬下這幾日跟在她身邊,並沒有發現……」
 
  「拿醫藥箱進來!」休加先叫外頭的人傳話,然後對柯納茲道:「柯納茲啊──你怎麼可以讓她拿到刀?」他怕死了,這筆帳阿亞納米一定會算在他頭上。
 
  「可是我這幾日看著她,沒有發現她從哪裡能拿到啊……」柯納茲一臉無辜。
 
  「你──」此時一名手上拿著醫療箱的人匆匆地走了進來,休加便示意他幫米莉莎上藥。
 
  「別怪他了,」米莉莎背對著他們,聲音一樣顫抖,「我從艦上軍官身上摸來的……」
 
  休加驚訝地問:「『摸』來的?妳還會偷竊技巧啊?」
 
  阿亞納米沒有讓她回答的意思,瞪著床上的米莉莎,神色慍怒地道:「所以?妳凌晨爬起來,就為了在腿上刻教會的十字架?」
 
  這下米莉莎終於轉過頭,她笑得令阿亞納米難得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她用一種好像很遠很遠的眼神看著他,「因為,我對教會,是忠誠的。」
 
  沒有看到她的表情,休加與柯納茲光聽這聲音就全身起雞皮疙瘩,柯納茲更是害怕,因為那聲音聽起來好像她人不在這裡。
 
  柯納茲深吸一口氣,走向前抓住她的雙手,「妳不可以這樣傷害自己。」
 
  米莉莎眼淚一直不停的流,她自己都快不確定眼前的人是誰,她發抖著,「柯納茲?」
 
  「是我,米莉莎小姐。」
 
  「嗚……我、我想回家……」
 
  柯納茲才剛要開口,阿亞納米便答道:「妳的家不在那裏,愛爾莎。」
 
  「……」休加附在阿亞納米耳邊,輕聲道:「再繼續留著她……有危險。」
 
  聞言,阿亞納米思考了一下,「我跟其他人討論一下。」語畢便轉身離去。
 
  「柯納茲,開會了。」休加也叫上柯納茲。
 
  「啊,好的。」然後他轉過頭,拿出手帕替米莉莎擦掉大部分的眼淚,「米莉莎小姐,刀子我收走了,請不要再傷害自己,否則妳就真的回不去了。時間還早,再睡一下吧。」
 
  也許是累了,包紮完畢,米莉莎乖順的躺回去,柯納茲替她關上門後離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