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1

 
 
 
  帝國軍艦上,米莉莎被柯納茲帶進一個小小的房間,並被告知那就是自己未來在軍艦上的住所──米莉莎非常不滿。
 
  米莉莎拿起旁邊的花瓶就要往柯納茲身上砸,「我不要這個房間!」
 
  柯納茲為難地看著休加,一邊試圖安撫米莉莎的情緒,「臨時也只能清出這個小房間啊,愛爾莎大人……」
 
  「不要叫我愛爾莎!我不認識愛爾莎!」她毫不猶豫將花瓶砸過去,「我要有窗戶的房間!」
 
  「柯納茲,我去問問小阿亞該怎麼辦,你撐著啊。」休加決定先逃跑。
 
  米莉莎對休加大吼:「我寧願睡在外面,也不要睡這個小不隆咚的房間!聽到沒有!」
 
  「聽到了、聽到了!」休加見米莉莎沒有再胡鬧,他便拉著柯納茲到門外去。「顧好門,別讓她跑走了。」
 
  「是!」
 
  過了一段時間,房間裡沒有動靜,柯納茲耳朵貼在門上傾聽,心中有股不安。
 
  不久,阿亞納米走了過來,要柯納茲打開房間。房門一開,迎面而來的是枕頭,枕頭滑落,換棉被攻擊。
 
  「愛爾莎大人,別鬧了──呃……」
 
  他才剛擋在阿亞納米面前,就被背對著他的人影給嚇住──她在哭吧?
 
  阿亞納米將掛在頭上的棉被給拉下,扶正軍帽,冷聲問道:「哭什麼?」
 
  沒反應。
 
  阿亞納米看了一下柯納茲,後者點了點頭並小心翼翼地走向米莉莎,再緩緩地走到她面前,只見她手中握著胸前的項鍊啜泣著。
 
  「愛──米莉莎大人?」他輕輕的觸碰米莉莎的手,想看看她握著什麼東西,但是在碰到的那一瞬間,米莉莎立即鬆開手,直接環抱住柯納茲的頸子。
 
  柯納茲一時不知所措,看到阿亞納米有點黯下的表情,心中暗叫不妙,他說過不能隨便碰米莉莎的!
 
  「讓……」米莉莎很努力的擠出一點聲音,「讓他出去……」
 
  「啊?」
 
  「阿亞……納米,出去……」
 
  柯納茲心中的不安感瞬間爬升──慘了、慘了!
 
  但阿亞納米卻沒說什麼,冷哼了一聲就出去並關上門。
 
  這時,柯納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拍了拍米莉莎的背問:「阿亞納米大人出去了喔,有什麼話想說嗎?」
 
  米莉莎吸了吸鼻子,沒有放開柯納茲,「我會怕幽閉空間。」
 
  柯納茲瞬間在心裡哀嚎──跟我講有什麼用啊!
 
  「那個,愛爾……不、米莉莎大人,為什麼不跟阿亞納米大人說呢?」
 
  「我不喜歡他。」
 
  「但是,他是妳的……」
 
  「我知道,休加說了,但是我還是討厭他。」
 
  「可是,妳不跟他說妳會怕,他估計是不會讓妳換的。」
 
  米莉莎推開柯納茲,看到她的那一瞬間,令柯納茲愣住了。
 
  紅得令人心疼的眼眶,因為淚水而水汪汪的雙瞳──犯規啊!
 
  「我跟他說,他就會換有窗戶的房間給我嗎?」
 
  猛回神,柯納茲有些結巴,「其、其實,我也不知道……阿亞納米大人好、好像是怕妳跑走才……」
 
  「我不會從窗戶逃跑。」雙眼堅定。
 
  這是軍艦,她不會做自殺行為。要跑也是偷飛行器啊。
 
  門瞬間「唰」地被打開,阿亞納米走進房間,單手攔起米莉莎。她沒有反抗,但是手抓住了柯納茲的衣服,這動作令阿亞納米皺了一下眉頭。
 
  這時,柯納茲終於看清楚米莉莎胸前的項鍊,還有手臂上的刺青──教會的十字架。
 
  「為什麼會有刺青……」柯納茲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輕喃。
 
  米莉莎愣了一下,吃力的抬頭想望向阿亞納米,「放我下來。」
 
  後者沒有猶豫,直接放下她。怎料,雙腳一落地,米莉莎褪去外衣,只留下單薄的內裡,轉了一圈,「看到了嗎?教皇大人的不安。」
 
  阿亞納米看著她的身子驚訝地睜大雙眼,柯納茲倒吸了一口氣,「也太多了!」
 
  米莉莎全身上下都有不少教會的刺青,由於內裡太薄,他們可以看見米莉莎背後的刺青是最大的一個。平時這些刺青都是被外衣給遮掩的,只有剩下內裡時才看得到。
 
  「我每離開教會一次,回到教會被教皇接見,他就會差人替我刺上新的刺青。」說完,她才穿回外衣。
 
  這時,柯納茲心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把她接回來是對的。
 
  「這樣的話,妳就不能回去了。」休加站在門外閒閒的說道。
 
  「咦?」柯納茲疑惑。
 
  「教皇怕死愛爾莎大人了,這次就算回去的時候還是『米莉莎』,教皇肯定也會在她身上刺下大大小小的刺青,搞不好還直接殺了她呢!」
 
  柯納茲低下頭沉思。
 
  米莉莎朝他們笑了開來,「嘻嘻,教皇大人在知道帝國的公主叫我愛爾莎之後,就在我脖子後面刺了新的呢。」
 
  「妳笑什麼?」阿亞納米冷聲問道。沒頭沒尾的問句。
 
  但她好像知道他在指什麼,她只是瞪了他一眼,「我這一輩子別無所求,」眼神像是看著很遠很遠的地方,淡淡地笑著:「只求在教會度過一生……跟弗拉烏他們一起……所以,其他的都無所謂!」
 
  「呵,」阿亞納米冷笑,「愛爾莎,賽海爾是妳的敵人。」不知為何,他似乎確信米莉莎知道七鬼神的事。
 
  「他不是!而我也不是愛爾莎!」目光狠戾地,「弗拉烏他……如果這個身體真的是你的妹妹,那麼……身為這個身體的哥哥的你,根本不配身為哥哥!」
 
  米莉莎的用詞用句令阿亞納米等人都頓了一下,像是在咀嚼她所說的話一般望著她好半晌。
 
  「妳的意思是,我比弗拉烏還不配當哥哥?」阿亞納米冷哼了一聲,「我也沒要求妳看著我像看著哥哥……但是,」他箝住米莉莎的下顎,「妳是愛爾莎。」
 
  就像是聽到什麼咒語一樣,米莉莎雙眼瞬間睜大,腦袋裡的劇痛開始一陣一陣地蔓延,她雙手抓著阿亞納米的手,但是也許是因為劇痛,力道就連三歲小孩的握力也比不上。
 
  「小阿亞,你想把她弄死嗎?」休加半確認的問。
 
  「……」聽到他的話,阿亞納米似乎放輕了力道,但是卻沒有放開她的意思,雙眼直直的看著她。
 
  米莉莎似乎是因此而有些恢復,看著阿亞納米,吃力地道:「嘻嘻……阿亞納、米,你很想……讓我恢復記憶?」
 
  「是又如何?妳會問這個問題,代表有些成效了吧?別再拒絕了。」他放開米莉莎。
 
  「對,沒防備的時候流了一點進來……但是,僅只於『牽絆是什麼』而已。」
 
  阿亞納米皺了一下眉頭。這應該會是阿亞納米出生以來皺最多次眉頭的一天。
 
  「奇怪,有記憶還不會恢復牽絆嗎?」休加繞著她走了一圈。
 
  「牽不上來的。我可是完完全全的拒絕了接受連接牽絆……」
 
  「如果牽絆沒有修復的話……妳就不能回去了唷。」休加有點戲謔的看著她。
 
  「果然是要我當叛徒?我啊……不會讓你們如願的!」
 
  聽她說完,阿亞納米淡淡的笑了一下,轉身離開房間,休加也跟著離開,並交代柯納茲要好好看守。
 
  他們離去後,米莉莎淡淡的對柯納茲道:「你看守?他們只看得到你的十分之一?」
 
  「這個意思是,防止妳逃跑只要用十分之一的力量嗎?」
 
  「不,我真要逃,你攔不住我。比肉搏我也許贏不了你,但是你不是黑魔法師,比空咒……你絕對比我差。」她坐回床上。
 
  柯納茲沉默以對。
 
  米莉莎望向他,「我傷害到你了嗎?抱歉。」
 
  「呃、不,沒有……」
 
  「是嗎?其實我的意思是,你的能力不只看守我。那,我的房間哪時候要換呢?」
 
  「……」沉默。
 
  她嘆了一口氣,「那你可以先帶我逛一下這裡嗎?我非常不想待在這裡。」
 
  「啊……應該可以吧……?」
 
  她看著柯納茲,想著剛剛的對話。
 
  ──他明顯動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