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貴族的榮耀 Chapter.3

這是我們率性的CL跟寡言的ES。
中間是打怪真的很強的我。
不過只有那個時候。
 


ずっと、あなたたちを愛してるから……


 
 
 

  我在準備賢者考試的這段時間,最常待的地方是海底洞穴,我打算稱霸五樓再回來,這是自己的妄想。

  當然,這對還是悟靈士身份時的我一點也不難。
 
  艾斯麻打遍天下的我,總是一不小心就忘記我現在只是個小法師,然後不停的掛彩,連柏伊亞嵐島的卡普拉小姐都想要拿別人倉庫裡的瑪絲黛拉果實給我了……唉。


  我偶爾會回到吉芬,常聽見行人們談論紅榜的事情,不過主要也是想要知道夥伴們的消息。對於貴族的近況,我幾乎是從那裡知道的。

  之後當我考上賢者執照,轉移陣地到朱諾,這種狀況也沒有改變。


  大概過了一個禮拜,我離開朱諾。

  因為我想家了,我想回斐揚。


  回到斐揚的家,一走進大廳,十多人轉頭看向我──
 
  嗯,很多生面孔。

  當然,我不會蠢到說出「你們誰啊?怎麼會在我們家?」這種話。
 
  在很短的時間裡我明白他們是貴族的新成員。
 
  我眼睛掃了這些人一圈,發現其中,有我知道名字的一位超魔導士,是莫勳。
 
  我對他的認知是:智力很高、不需詠唱、不太會被打到。

  「宓雪小姐!」開口的是一個我不怎麼有印象的創造者。
 
  因為感覺上好像曾經見過,我想他應該也是斐揚的住民,但是我不太知道他的名字。

  我對他禮貌性笑了一下,也不知該怎麼回應他……
 

  然後,我聽到很明顯的跑步聲,很凌亂的。

  那種速度,顯然是吃了蒟蒻果凍才會有的。

  先衝進大廳的,是月點。如此注重形象的他竟然會有凌亂的跑步聲,讓我有些驚訝。

  他一臉無所謂的拍了拍衣襬,走向我,劈頭就給我個快窒息的擁抱。之後其他人也陸續出現在大廳。

  但是月點一直都沒有放開我,最後還是西艾爾拉開他,他才放手。


  我們換了個地方,五個人進到我房間去,竟然還有僕人送上茶飲!
 
  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是十分驚訝,也許看起來還像看到鬼吧?反正我看不到。

  「妳都不知道,妳離開之後,公會有多艱辛!」西艾爾誇張的拍了我的頭。

  靠,有僕人!穿著圍裙的男十字刺客是僕人!最好艱辛,當我瞎了!

  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伊艾斯清了清喉嚨,「阿月他,沒了妳,似乎不太適合當會長。」

  「啊?」我跟月點同時出聲。

  然後對看。

  月點先是撇開頭,搔了一下自己的黑髮,「人員……很難凝聚。」這是認輸般的說法,對至高無上高傲的月點而言。

  但我知道,只有面對我們,他才會說這種話。

  因為,我們是「我們」。


  之後,我聽了很久,關於在這段時間的事。

  他們還拿了名冊給我認臉,並表明,明晚的攻城戰希望我用悟靈士身分參與,我一口就答應。

  賢者的衣服挺暴露的,雖然比魔法師的還要稍稍保守一些,不過我還是很懷念悟靈士的制服。


  隔天一早,我穿著悟靈士的制服,走進大廳。

  四個男生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如同之前,每次都會等五個人到齊才開飯。

  只是不同的是,大廳多了其他桌椅,它們上面也坐了人。

  月點一看到我,就笑的很燦爛,站起身,舉起他的禾貝勒開米勒之酒。

  「歡迎公會的最強悟靈士,宓雪,歸隊!」

  歡呼聲,突然變得刺耳。

  突然很害怕,這群人,這四個人,會離我而去。
 


  當晚,我隨便戴上一頂羽毛貝雷帽,就踏上了城戰的戰場。

  公會裡,女生還是很少。現在公會已經有二、三十人,只有五人是女性。

  一個我,兩個女神官,一個女創造者,一個舞姬,就這五個……我就說為首的那四個男生一定怪怪的。

  在這個組隊中,有我們軸心五人,還有另一個男悟靈,叫做小敦。

  很可憐的,一開始月點就是為了讓他幫我施放悟靈士的靈魂才會讓他加入公會,因為他們需要凱系魔法的輔助。

  不過,純靈魂凱系的小敦很尊敬我,我不太知道為什麼,只知道他都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我,跟我講話也都使用敬語,這讓我有點不自在。畢竟跟四少相處時我們總是靠來靠去、你去死你去吃……呃,茅房裡的黃金,之類的。

  另外就是莫勳,跟兩個男創造者,楓飄、夢璃,還有一個女神官小舞。

  順便一提,我一開始看名冊,還很認真的指著楓飄和夢璃的照片,問月點:「照片貼成男生了吧?」
 
  引起冷瀅和西艾爾的爆笑。

  只是這件事情,當事人到很後來才知道。


  開始一小時之後,我們守著紅樓中間一點的防線,我跟小敦邊啃著白色情人節巧克力,邊幫公會的人輔助。

  看時間跟人數都差不多了,我就進去到石房,小敦則在前面防線隨時補輔助。最後就只剩我們這個小組守在石房。

  公會徽章時不時傳出髒話,還有人一直說想先休息,這讓我有些不耐煩。

  本來,公會徽章傳出「敵人來了」之類的通報之後不久,就會有人說「清完了」之類的話。
 
  但是,那時,我記得很清楚,我時常被靈魂給影響攪亂的記憶,從沒有如此清晰過。
 
  剩下四十分鐘的時後,小敦靠著跆拳少年優越的探查能力──因為有跳高和跑步技能──通報緋蘑菇公會衝進來了。那之後公會徽章安靜了一陣子,好一陣子。
 
  五分鐘過後,組隊項鍊的耳機傳來小敦的聲音,他喘息著,說:「不行了,你們準備。」

  然後小敦跟幾個人我還沒記住名字的人進了石房,開始全套的輔助。

  不出一分鐘,幾個戴著緋蘑菇公會徽章的人衝了進來,而且人數越來越多。當我看到他們衝進來時,一股莫名的怒氣升了起來。

  我扯斷了冷瀅幫我犧牲的藍線,衝出石房,聽到耳機傳來小敦的聲音問我怎麼了,還有月點叫他不要動,我都沒有回答。


  突破那群衝進來的人,我直接衝到石房外面──這畫面我有些惱怒。

  是空的!

  貴族的人馬,就剩下石房裡的十多人?我們可是那個,曾經五個人擋下二十多個人的貴族。

  緋蘑菇據我所知,今天出動也只有三十人,而據自己剛剛目測,衝進石房的,是二十多人。


  我返回石房,我們這一小組的人都還在,緋蘑菇的人倒是被送出去不少。

  「活著的,聽我這邊。」我一邊幫自己人補輔助,一邊說。

  「我不管,你們有多想睡、多想回家、多想你老爸老媽老婆老公兒子女兒……」

  華麗金屬旁邊,我看到伊艾斯在笑。

  「在戰場上,你必須像獵鷹,打著貴族的名號,戴著貴族的徽章,你們就得做到,一個小組最少能擋下二十人!」

  不久,緋蘑菇的人全部消失在石房。而且最後一人被打垮時,冷瀅比了個中指。

  「紅榜,是貴族的榮耀。」

  西艾爾對他比了個拇指。

  「誰敢破壞貴族在紅榜的地位……」

  月點喝下整杯雞尾酒龍的呼吸,跟我同時開口──

  「殺無赦。」


  是的,我是愛面子的人,尤其事關整個貴族。

  所以,我不容許有人破壞貴族的強大。


  貴族,不能毀滅。


 



  我知道,我們都會長大。
  而我們,都回不去從前。
  所以我,只能惦記過去。

  貴族的強大,不能毀滅。

  就算,那僅僅是個奢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