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0

 
 
  軍艦上,米莉莎被帶往阿亞納米所在的地方,她雙手被困住,腳也被用腳鐐給銬住。
 
  阿亞納米見到米莉莎,眉頭一皺,「解開。」
 
  休加把手銬腳鐐都給拿掉,米莉莎沒有逃跑的意思,他玩味地問:「不逃嗎?」
 
  「這可是在軍艦上,跑不掉不是嗎?」她看了一下週遭,「我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開什麼玩笑?魔頭在這,而且旁邊個個拿刀拿劍,誰敢開玩笑?不僅肉搏贏不了阿亞納米,空咒也使不出來,怎麼逃?
 
  「為什麼見到小阿亞了……」休加繞著她走了一圈,「卻還沒恢復愛爾莎的記憶呢?」
 
  「休加,她就交給你照顧,她如果掉一根汗毛……」
 
  不等阿亞納米把後面的話說完,休加就搭著米莉莎的肩膀對阿亞納米笑道:「不會的,頭髮都不會掉一根。」
 
  「人類每天都會自然掉頭髮的。」米莉莎冷冷的拍開休加的手。
 
  「呃……」休加這時後悔他說的承諾了。
 
  「休加少佐,依照您的命令,已經清出一間房間了!」柯納茲行禮道。
 
  「我哪時候才能回教會?」
 
  「看看囉──看妳的表現……」休加輕輕在她耳邊道。
 
  米莉莎二話不說,拿起剛才黑百合還給她的法杖就往休加揮去;休加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躲過攻擊,保持著一貫的微笑,用刀背擋住第二次揮來的法杖──
 
  「休加!」阿亞納米出聲制止休加的動作。
 
  但休加並沒有馬上就放下刀,他跟米莉莎持續盯著對方。
 
  阿亞納米見兩人不想停手,便伸出手搭上米莉莎的肩膀。在那同時,米莉莎將法杖往阿亞納米揮去──
 
  「嘻嘻,真是忠心啊!」米莉莎看著身旁的刀劍──休加、柯納茲、黑百合全都有份。而米莉莎的法杖就正好停在阿亞納米的頸子旁。
 
  「留她在身邊不是明智的選擇。」葛城提醒阿亞納米。
 
  然而,阿亞納米就如沒聽到一樣,抓起米莉莎的手,「妳別以為妳可以逃出這裡……別做任何傻事──」
 
  忽地,米莉莎無視於身邊的那些利器,她按著她的太陽穴,靠著法杖支撐住自己的身體,「痛……」
 
  但阿亞納米沒有反應。
 
  米莉莎狠狠的瞪著休加,問道:「愛爾莎是誰?」
 
 
  巴爾斯布魯克教會大門口,拉普拉多魯、卡斯托魯與蘭賽三人站著談論事情。
 
  「因為這樣,我們希望能借用你的力量,遺魂。」
 
  「我先透露一些事,再決定要不要看,好嗎?」蘭賽臉色有些沉重。
 
  拉普拉多魯與卡斯托魯對看一眼,然後點頭。
 
  「第一,米莉莎剛進教會時並非剛出生不久,她只是營養不良。第二,大主教大人並非『撿』到她,而是『接收』她。第三,教皇不是因為她常跑水宮而討厭她,教皇是害怕她。」然後,蘭賽頓了一會兒,「那麼,真的要看嗎?」
 
  「為什麼你知道這些事?你全部都知道了?」卡斯托魯問。
 
  他搖搖頭,「我知道的僅只這些。」
 
  「那,就使用你的力量吧。」拉普拉多魯道。
 
  「那麼,時間是米莉莎到教會的時間──十年前。」
 
  光芒乍現,眼前一片白茫茫。光芒消失後,是十年前的世界──
 
 
  一個擁有深藍色飄逸長髮的女人抱著一個小女孩望著大門,從外頭準備回教會的吉歐發現了她,並且上前攀談。
 
  『怎麼了嗎?』
 
  女人回過神來,雙眼有些迷茫,『吉歐大人……我想將這孩子……送給教會……』
 
  『什麼?』
 
  『這是我和他的女兒,我不該介入他們的家庭,但我還是將這孩子生了下來……我無法獨力扶養她,有人派人追殺我,我不能帶著她走……』
 
  突然,女人的身旁出現一名男子,他戴著連帽的斗篷,用那充滿磁性的聲音道:『讓我妹妹活下去吧。』
 
  『少、少爺!』女人驚訝的喊。
 
  『母親尚不知道愛爾莎的存在──那是父親替她取的名字。』他頓了一下,『所以,你們必須分開。』他對著女人冷淡的說道。
 
  『我知道,所以……』女人望向吉歐,『吉歐大人,請您一定要答應我的要求!』
 
  『我──唉……孩子給我吧。』
 
  女人一邊哭,一邊將孩子抱給他,『麻煩您了……』然後便哭著離開。
 
  『願神保佑妳。』吉歐對女人這麼說之後,轉身進入教會,口中喃喃自語,『既然離開家了,還是改個名字比較好吧?』
 
  另一名穿戴連帽斗篷的男子打哈哈的對男子笑道:『小阿亞,跟你親近的人,愛爾莎都會叫名字了呢。』
 
  『你不捨了嗎?休加。』
 
  『怎麼會?你跟她還有「牽絆」在……』兩人邊說邊離去。
 
 
  「不會吧?」不只卡斯托魯,就連另外兩個人都非常震驚。
 
  吉歐沒有說出事實的真相。
 
  他說米莉莎是撿到的,說沒有任何父母的線索,但事實上他什麼都知道!
 
  「這才是教皇厭惡米莉莎的真正原因?」
 
  「畢竟米莉莎的身上流著跟阿亞納米相同的血液……加上她對空咒運用又這麼完美,難免。」這是吉歐的聲音。
 
  「大主教大人!」
 
  「或許我做過對那丫頭最不利的事……就是當天馬上跟教皇說這件事。」他像在說個很遙遠的故事一樣,聲音也如從很久以前的彼方傳來。「一開始,教皇就沒有對她好過。他討厭她,直到米莉莎使出空咒那天起,米莉莎站在他面前時,他總是容易歇斯底里。但當米莉莎會使用法杖後,這情形才有緩和。」
 
  「那麼……米莉莎知道這件事情嗎?」卡斯托魯有一些擔心。
 
  拉普拉多魯幽幽地道:「第一艦隊傳來的口信是『米莉莎我們帶走了,時機成熟就會放人』……」
 
  「如果真是那樣,米莉莎小時後的事情可能會再重演。」
 
  「記憶錯亂?」蘭賽有些疑惑。
 
  「那不是記憶錯亂,那是她小時候的記憶加上『牽絆』所帶來的影像。」
 
  「牽絆是……『看得到阿亞納米看到的東西』的意思嗎?」卡斯托魯確認性的問道。
 
  「沒錯。但是隔幾個月,米莉莎不知怎地就自己切斷了牽絆,我和教皇都猜測是用空咒切斷的。」
 
  蘭賽有些狐疑,問道:「空咒怎麼能切斷那種看不到的東西?」
 
  「都只是猜測,蘭賽主教。」吉歐指正他。
 
  「現在的重點是,米莉莎該怎麼回來?」卡斯托魯皺著眉。
 
  吉歐望著遠方,「只能……只能等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