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章相關】×雪淚×  《第三章》

第三張   狗與羊什麼?!她說了什麼!?全部的人頭都往雪櫻的方向轉,什麼?她說了什麼?! 「我知道您想說什麼,也知道月少爺的心意,雪櫻是不擇手段的人,為了等級、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能力所及都會達到要求……」 「女兒……我有兩個女兒了………兒子啊!我有兩個女兒~~~」直接拉著月轉圈圈……不是我在說,兩個十字刺客這樣有點噁,對吧? 「………」月臉紅的轉到另一邊去 「我就知道之後一定會叫公主~」沁在旁邊說著:「SO~我要當雪櫻公主專屬保鑣~吶!可不可以?」 「有沒有貢獻?有貢獻再給你專屬。」月的臉有點陰沉 「……………………。」沁苦笑 雪櫻眼角的餘光看到有一個人正在靠近:「……咦?羊羊。」 「……」所有人同時往雪櫻指的方向看,咪雅米看了一下:「唉呀呀……是狗狗回來了」 「狗狗?羊羊啦。」雪櫻看著咪雅米,咪雅米也說:「是狗狗,妳不認識他吧?」 被咪雅米稱為狗狗的人走到月的旁邊,是創造者:「她說的羊羊…是艾咪斯可魯吧?」 「艾咪斯可魯?」雪櫻偏頭,壓根沒聽過艾咪斯可魯這東西 「人工生命體阿,妳不知道嗎?」那個叫狗狗的人問 「我只知道飛里樂和麗芙。」雪櫻坐在艾咪斯可魯的旁邊,抱著牠玩:「牠叫什麼名子?」 「笨羊。」不只那個叫狗狗的人,全部的人都這樣叫 「那牠是公的還母的?」雪櫻抬頭問那個叫狗狗的人 「不知道,暫且就當牠公的吧……」 「那你叫什麼名子?」 「犬Duke,他們都叫我狗狗,妳也可以這樣叫。」 「犬哥哥可以嗎?」雪櫻問 犬愣了一下:「……嗯…可以。」 「那請問……」 「別在問了啦!」犬大喊了起來,然後又轉身過去自言自語:「我的天啊…怎麼有這種小孩,明明長這個可愛,偏偏問題這麼多…OH我的天…………(以下略)」 咪雅米走到一臉疑惑的雪櫻身邊:「忘了跟妳說,他就是這種個性。」 「犬哥哥?」沒反應?似乎所有有問號的句子都沒辦法,那換個方式好了:「犬哥哥!!」 整理了一下被自己抓亂的頭髮,轉頭:「什麼事」 「我……問題不可以這麼多…是吧?」雪櫻已經很小心的在用句子了! 犬又轉身自言自語:「問號…都是問號……好多問號………」 「……為什麼你可以用問號我不能用?為什麼?為什麼?(以下有很多個為什麼,略吧)」 「我不知道………」 月拿出了小狗髮圈戴在犬的頭上,犬瞬間冷靜了下來 「唉唷~真失態」裝什麼優雅啊!?:「不好意思又發作了」微笑 「…………」雪櫻看著犬,臉呈現非常非常無言的狀態 「怎了?」犬笑笑的看著她,兩人眼睛大眼瞪小眼…沁和月的心裡莫名的出現『火』,沒錯,沁也有 「狗狗,你這樣會嚇到她。」亞羽把犬拉離雪櫻 「……?犬哥哥…你…想睡覺?」雪櫻盯著犬的眼睛 「………………………。」全場沉默 犬瞪大眼睛看著雪櫻,說真的,那畫面看起來很像矮子(雪櫻)要跟高大的人(犬)單挑 「………我說…狗狗…想睡就睡阿。」月慢慢的說 犬突然偏頭:「為什麼雪櫻知道我想睡?」 雪櫻愣住了,天知道她怎麼知道的?!三個字吐出口:「不知道。」 「為什麼?」犬拉住本來想往咪雅米方向的雪櫻 「因為你的眼睛,其他我真的不知道。」雪櫻也覺得很莫名奇妙,大家也是…犬想睡會精神錯亂這件事情沒多少人知道,知道的大多是公會幹部 「………」月心情不太好的用手托住下巴往旁邊看,弒梟瞇眼微笑看著兩個人 「羊羊,趴下!」雪櫻對著犬的艾咪斯可魯發動命令,而牠竟然真的趴下了:「犬哥哥,休息吧。」 犬看著雪櫻,又看看大家:「那…我先睡一下…一個小時之後叫我我要去吃王。」 看見亞羽微笑的點點頭,犬才趴在笨羊身上,和牠一起進入夢鄉 「狗狗…他是我從小到大的玩伴……」弒梟突然出聲 「可是……自從他進入朱諾之後出來…就不記得我們了…因為身上有幻滅國度的徽章,他才會跟著轉到綠色幻滅界…我真的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情了。」 雪櫻注視著犬,他睡覺時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沒有防備心…不過他好像感覺到雪櫻在看他,開始不自在的翻身,不讓雪櫻看到他的臉 「……咪雅米姊姊,我想過去躺羊羊」雪櫻拉著咪雅米的袖子 咪雅米看了看月,撇過頭?看了看弒梟,點頭?所以,咪雅米決定也對雪櫻點頭 雪櫻走到犬跟笨羊的旁邊,躺在笨羊的肚子上,犬覺得有人靠近他就往旁邊挪了一些 碰------!!月身旁的大樹倒了,雪櫻還是一樣安然的躺著,手摸著笨羊那毛茸茸的毛入睡 犬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來,發現雪櫻睡在他旁邊,不太驚訝,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之前……笨羊身上除了我…好像還曾經躺另外的人…?』犬心裡的想法不停的轉,他努力的回想過去…『一個頭髮過肩一點點的女孩…還有頭髮紮馬尾的刺客…那女孩是誰呢?』 他看到海藍的身影,頭痛了起來…他好像…在朱諾看過這種服裝的人?當時只知道頭好痛好痛…還有另外一個穿著詩人服裝的男子… 這時雪櫻驚嚇的睜開眼睛:「咿呀------------------!!!」雪櫻的尖叫聲遍佈的整個斐楊城 很刺耳,不過好險大家都承受的住…至少在最尖之前摀住了耳朵,『她怎麼了?』不管是路人還是公會的人都這樣想 雪櫻緊緊的抱住笨羊:「我不要聽……不要……!」 「雪雪妳怎麼了?別嚇爹地啊!!」弒梟衝到雪櫻身邊關心著 「好可怕的歌聲…跟海藍姊姊的歌聲不一樣……差好多…北歐神話…洛奇悲鳴……」雪櫻看著犬,而犬驚訝的看著雪櫻…他曾經在朱諾外圍聽到這首歌…兩個人,穿著舞孃跟詩人的衣服,不過顏色是不同的…很暗的顏色… 零散的記憶拼圖拼完成了,他一直覺得少掉的那幾塊…:「…………皇……皇帝……………」 弒梟眼睛一亮:「狗狗?!狗狗你想起我了?我好高興唷!!!」放開虛弱的雪櫻,跑去犬的身邊……雪櫻在弒梟放開她的那一霎那眼睛閉了下來…昏倒 當時犬看到的是穿著黑色衣服的舞孃和詩人,在懸崖旁聽到洛奇的悲鳴這首歌,跟普通聽到的不一樣,很尖銳,就彷彿除了他們兩人之外聽到的人都是洛奇一樣,每個都發出悽慘的叫聲…      待續 基本上銀雪是不會讓內容完全符合RO設定的 不喜歡看的大門在那請離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