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章相關】×雪淚×  《第二章》

《回憶×多一個女兒》 這種父母,我不要! 接受新的父親…將是生命的另一個開始
兩個禮拜後,瘋神跟著雪櫻去轉職,想當然爾,為了不被惡魔…啊!不…是月,為了不被他罵,雪櫻毫髮無傷的出來。 「然後,我們…要去迎接一個人~去朱諾圖書館迎接~」海藍手上拿著幾張紙,對會員們說未來幾天的行程。 雪櫻是新進的,當然不知道要找誰,偏頭,沁看到了:「嘻嘻,我們要去接前會長回來~弒梟皇帝~」 「皇帝?」雪櫻更疑惑了。 海蘭看雪櫻這樣,又有新會員,就說:「我們要接的人是月會長的父親,他這幾個月都窩在圖書管理面K書,說要跟敵對公會會長PK智力…叫弒梟會長『皇帝』是因為…幻滅界一開始是『幻滅國度』,而他自稱為王…」 海藍特別強調『自稱』:「自然而然大家都叫他皇帝,而我們這些跟著皇帝的元老級會員們也稱月會長為皇子或少爺,皇帝回來之後…盡量叫皇子或少爺…他生氣起來是超級無敵世界核彈級的……」 「那麼…就跟大家確認最後一次稱呼……我,海藍,是財務。小涼沁,是皇族專屬保鑣。亞羽,是公主。稀羽也跟月一樣。咪雅米……………。」 這一長串唸下去不知道有多少時間…「未來雪櫻也有可能…需要稱公主了。」海藍看著雪櫻。 雪櫻專注著聽這一長串…聽到中間已經睡著了,趴在身旁的咪雅米腿上,全體看著她,真是太可愛了! 「咳、咳……你們是不是應該準備準備?爹地生氣起來…會整死人的……。瘋神,把雪櫻叫醒。」月討厭有人忽視他的存在 (作者:我忽視他了@@!) 朱諾-圖書館 大家在圖書館外排成了一排,月、海藍兩人進去看弒梟的情況。 兩人走了出來:「………」沉默… 「怎麼?贏了還輸了?」亞羽關心著裡面兩人的對決 「……對方…滿分……皇帝……滿分過10~」海藍笑的很開朗 「唔哇……好累唷~兒子、兒子!!爹地我很厲害對吧?對吧?!」弒梟走了出來,伸了個懶腰 月微笑:「是阿,如果沒找出題目有問題…爹地您早就跟他平手了。」 弒梟撇到了雪櫻,心想:『那個長的怪怪的小熊帽…好眼熟…可是我又沒看過她…』 「兒子…如果我猜的沒錯,那是為父親自做給你的畸形帽子吧?」弒梟指著雪櫻頭上的帽子 亞羽噗嗤笑了出來:「爹地~才不畸形呢~人家雪櫻進去月月的房間第一眼看到它就大叫好可愛呢~~」 「雪櫻?哦~她就是大家再說的雪櫻?很可愛呢~」弒梟走近雪櫻,將帽子調整好:「所以,你就送她了?」 「……呃…………因為她好像很喜歡…。」月有點為難的說 雪櫻偏頭:「您做的?」弒梟點點頭 「請問……可不可以教我?」低著頭問 「………」弒梟笑著:「可以阿……可是…我只教進階的乖小孩喔~」 Q口Q←這是雪櫻的表情「……可是…我…………」 「嘻嘻~我會讓你在近期內成為神官的。」弒梟摸了摸雪櫻的頭髮 咪雅米在旁邊低語:「慘了……這下子…月……」 「爹地,」月出了聲音:「您……要親自帶她?」 「有不妥嗎?」微笑 「………可是…」 「怎樣?」微笑 月有點受不了了:「……不是兒子我在說,爹地您的個性孩兒不是不懂,她只要有個頂撞您一定……」 「一定怎樣?」眼睛瞇起來了!!還在笑!!?嗯!?有青筋! 「一定很可怕……。」沁接了話 「我接受!」雪櫻舉手 「…………」青筋消失了:「乖孩子~來~叫一聲爹地就教妳~」 雪櫻偏頭了…很猶豫 小時後…父母親就把她丟在聖堂的門口…她還記得…那個畫面………兩個神官的背影…一男一女……她那時才剛開始擁有記憶,而現在…她現在根本不妄想…有可以讓她稱為父母親的人… 聖堂裡的神父好心的(這是應該的)收留了雪櫻,城裡的居民都說「這麼可愛的女孩,怎麼有人忍心丟掉?」、「誰這麼沒有良心?大冬天的把小孩留在外面…」 但是,始終沒有人認識這個女孩,也沒有人出面說誰是她的父母親… 那些畫面、言語不斷的在雪櫻的腦海裡迴繞著,而公會的所有人都看著她,她根本不知道-----她已經淚流滿面了。 「怎麼了?雪櫻?我說了什麼嗎?」弒梟皺著眉頭看著雪櫻 雪櫻發現自己失態,馬上開了傳送之陣回中央--根本…根本就已經忘記了……為什麼? 奔向大聖堂,衝進聖堂後,才發現裡面有人在辦婚禮,為了不要觸人家霉頭,她決定先到轉職為祭司的房間去冷靜冷靜、等婚禮結束再出去 婚禮結束,即使她已經冷靜多了,但畫面還是不停的在繞,一切就好像昨天發生一樣 湯瑪斯主教靜靜的看著雪櫻慢慢冷靜,他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就讓她一個人會比較好吧。 她自己一個人靜靜的祈禱著…希望能讓混亂的心情平穩下來… 兩天後,她慢慢的踏進斐揚。 「………………。」所有人都是沉默的看著她,連綠色幻滅界以外的人都是,綠色幻滅界通常在斐揚是不會用公會頻道說話的,這兩天下來,不該聽的都聽到了… 咪雅米看見雪櫻,瞄了一下弒梟……在睡覺?月呢?在發呆?咪雅米走到雪櫻旁:「冷靜點了嗎?」 雪櫻點點頭,這兩天一直待在聖堂裡不停的祈禱,東西有吃跟沒吃簡直沒差別 亞羽和海藍也靠過來了,海藍小小聲的說:「月這幾天都在發呆……弒梟罪惡感好像也很重…」 「可以告訴我們…怎麼了嗎?」亞羽問 雪櫻看著遠方那兩個沒魂的人,小聲說:「我只是…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 說完便走近弒梟和月,搖了搖月:「會……會長?」 聲音不是說很大,但在旁邊的弒梟醒過來了:「雪雪~~~~~~~」(弒梟是正太這件事情忘了告訴大家) 「耶?」雪櫻嚇了一跳,弒梟一醒來就撲在她身上 用水汪汪的大眼!!:「雪雪…人家不是故意說到妳的傷心處的………原諒我好不好??」(忘了跟大家說,他還很會裝可愛) 「咦…?」為什麼他知道? 「雪雪,妳聽我說----」弒梟要說什麼東西的時候,被月給攔住了 「爹地……不要說……」勒住了弒梟的脖子 「咳咳……好…我…不說……不說…」 雪櫻靜靜的看著兩個人的互動,突然開口:「爹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