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章相關】∮我來保護你∮

我來保護你,我來保護妳 世界上,我最想保護的是妳/你
清靜涼爽的午後,羽櫻靜靜的坐在南門外的草皮上 「小羽?今天沒要出去啊?」 羽櫻轉頭看叫她的人,笑了笑:「我以為你還在睡阿~」 烈烯走向前坐在羽櫻的旁邊:「等等我們就去練功好不好?」 對羽櫻來說烈烯就像是大哥哥一樣的,總是挺她,由於她的父母早逝,烈烯更是保護她 「嗯!」羽櫻露出了燦爛的微笑,一旁的人無不羨慕烈烯,想看就可以看到… 烈烯是弓箭手,羽櫻則是服事,兩人一直互相扶持,隨著漸漸長大…羽櫻成了傾國傾城的大美女,烈烯在各國也頗有名 摸了摸羽櫻的頭髮,想也知道旁邊的人不可能不眼紅,誰叫他們倆登對? 「今天…挑戰看看地下墳場?」烈烯提議 羽櫻考慮了一下:「我請姊姊幫我們傳去!」又是迷人的微笑 「嗯!」 「妹妹,小心點阿~烈烯,」羽櫻的姊姊叫住了烈烯:「那裡很危險,看情況不對就飛走吧,妹妹她懂這道理的。」 「如果能確定她安全我會照做的。」 ---古城 地下墳場 「好可怕喔…不知道會有什麼突然跑出來」羽櫻躲在烈烯後面顫抖 「放心吧~我有帶很多箭矢。」 人少少的…大部分都是很強的人…不知為何的,惡靈和闇神官相繼出現,一次還出現3隻 烈烯跑到羽櫻前面:「妳在我後面輔助我就可以了,我保護妳」 一陣猛攻,很可惜的是…羽櫻的魔力漸漸不夠了… 「烈烯哥哥,我魔力快沒了耶…你先飛吧!」 「妳先飛,中間十字區域見」 羽櫻遲疑了一下,幫烈烯補最後一次血便飛走了,見羽櫻飛走烈烯才放心的準備飛走 但…這一別…兩人在也沒有見過… 烈烯失蹤了,沒有人看見他,當時在場的祭司說看見烈烯好像死亡了,但後來沒有看見他出現 羽櫻一直在想…是不是她的遲疑害了他? 3年過了,羽櫻已經是亭亭玉立的神官了,今年是世界大戰…南方的城不滿北方與中央的一些做法而聯合對戰,城裡的人比城外的人少,羽櫻負責保護的是國王最寵愛的兒子-沁風,年紀比羽櫻大4歲,擅長雙手劍術,本想作戰的,但因國王不想失去愛子而沒有出動,這天,羽櫻收到了消息 「神官,城外作戰的神官因為敵方遠距離攻擊的人數增加了2成,所以死了很多,請問…」 羽櫻聽到了,馬上做出決定:「我出去,找人保護王子」 ---城外 我方人數與敵方人數明顯差異…大家見到神官界的權威,幹勁都來了,羽櫻也幫所有人輔助,一些肉頓跑去保護羽櫻,羽櫻就向指揮一樣的給大家意見 原本處於劣勢的中北方軍團漸漸獲得優勢,南方眼見情況不對,有人放了煙火找更多夥伴 有個十字刺客…安安靜靜的偽裝著,沒有任何的聲音,慢慢的靠近羽櫻……這時羽櫻眼睛掃過的地方好像有熟悉的人影…回去尋找,怎覺得敵方獵人系列軍團的首領很眼熟… 因為情況危急,不想那麼多 南方軍隊獵人團首領是神射手,眼睛盯著羽櫻,他很確定她是她,他也很確定她不認識他…… 在羽櫻身旁的聖殿十字軍看到大夥陷入困境而衝進戰圈…一直無聲偽裝的十字刺客見時機成熟準備對手無寸鐵的羽櫻下手……攻擊!! 1秒…2秒…3秒…三人動作完全靜止,沒有任何動靜…三人?沒錯,是三人 這個畫面,羽櫻腦海中記憶不斷的像跑馬燈一樣跑,1年前…2年前的跑,時間不斷倒回,好熟悉的畫面… 什麼都沒想,羽櫻脫口而出:「烈……列…烈烯…烈烯哥哥……?」聲音顫抖著,不敢相信眼裡所見的神射手到底是不是當初那個要保護她的人… 烈烯轉頭:「我保護妳…妳專注點。」沒有笑,很冷漠… 到底是不是?可是在羽櫻記憶中的烈烯是會笑的很溫柔的大哥哥…為什麼能如此面無表情的對她說話? 南方軍隊有人大喊:「烈烯大人背叛軍隊!烈烯大人背叛軍隊!!」 「沒…沒關係嗎?」羽櫻邊幫忙戰鬥中的大家邊跟烈烯說話 「什麼?」還是很冷的聲音…專注的殺敵,不,應該是殺同伴 羽櫻愣了一下:「你的夥伴」 「夥伴?我沒有夥伴,我只是順他們的意,一下而已。」 當年…羽櫻飛走後,烈烯突然發現自己的蒼蠅翅膀沒了,想盡辦法要離開現場,但是沒辦法…死亡後,被斐陽的人救起,當時的他什麼都不記得,醫好後已經是過了3年…他一直覺得,羽櫻應該忘記他了,所以沒有去找羽櫻,世界大戰來臨,因為他精湛的技術被捧為大人,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奇妙… 此時,南方軍隊的許多刺客都圍在羽櫻和烈烯身旁,其中一名十字刺客道:「烈烯大人,很抱歉,既然你已經不是南方軍隊的人了……」 「如果有辦法,就殺吧。」 羽櫻被烈烯趕到圈外去,不希望她遭到任何危險,十幾名十字刺客全體一起發動攻擊,烈烯體力好,殺不太死,加上羽櫻在一旁補血,更難了。 「臭女人!去死!!」一名刺客對她使用音速投擲,使她的生命去了一大半,但在圈內的烈烯更危急了,羽櫻毫不猶豫的衝進戰圈擋住對烈烯的攻擊 「羽櫻?妳做什麼?」烈烯雖然意識漸漸的不清楚了,但他更不希望羽櫻受到傷害 「因為我…魔力沒了阿…這次…換我…來保護你…」羽櫻慢慢的吐出幾個字,眼睛漸漸沒辦法張到最大… 戰鬥中的人感受到羽櫻的生命力愈來愈薄弱,回頭一看,圍在羽櫻和烈烯旁邊的刺客們正準備對兩人發動最後一擊,幾個人衝上前去想盡辦法殺光那群正準備殺了兩人的刺客 其他祭司們靠近羽櫻,幫羽櫻補回體力 敵方軍隊有人突然大喊:「首領…!首領死了!!!快撤!快撤退啊!!!」 OO年,世界大戰,一方首領死亡而結束,中央聽取各方心聲,決定將每個城市的意見採納,封神官羽櫻為女公爵,神射手烈烯為公爵。 隔年,身體恢復健康的羽櫻,與烈烯兩人在國王的見證下結為連理,當年,羽櫻17歲,烈烯19歲 蓋起書本,坐在床上的女子道:「幾百年前的事情,現在還在流傳…我們真偉大~」 「是前世……」男子修正 世界大戰幾百年後,兩個陌生人在路上相遇時,叫出了對方的名子,正確無誤,兩人都還擁有前世的記憶…清清楚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