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3

 
  一大早,拉普拉多魯帶著早餐走進米莉莎的房間,她的房間不曾上鎖,所以他很輕易的就進去了。
 
  他看見米莉莎坐在窗台上睡著,他沒有打算叫醒她,但是他的腳步聲讓一向淺眠的米莉莎醒了過來。
 
  「拉普?」米莉莎睡眼惺忪地看著門口。
 
  拉普拉多魯笑了一聲,「米莉莎的睡眠一向很淺呢!早餐。」
 
  「謝謝。」
 
  「妳昨晚怎麼都沒有睡?」拉普拉多魯直接問了。
 
  「睡不著囉。」米莉莎一邊咬著大眼魚一邊說。
 
  「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改進啊。」
 
  「不過,換成這個房間之後,」她吞了一口,又咬起另一個大眼魚,繼續道:「睡眠品質有好一點了呢!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拉普拉多魯輕輕的笑了,「妳換過來,最高興的是大主教大人呢。」
 
  「我知道的。」繼續咬著食物。
 
  「不找時間去見教皇嗎?」
 
  聞言,米莉莎咬食物的動作頓了下,然後她看了拉普拉多魯一眼,「等教皇要我去見他再說吧。至少,目前是沒有心情見他的。」
 
  「弗拉烏聽到妳在大主教的房內大哭。」他決定點出重點。
 
  米莉莎沉默了,隨後放下已經剩下湯的盤子,「那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吧?房間的隔音不是很好的。」
 
  拉普拉多魯點頭。
 
  「那,拉普來這裡是要說服我去見教皇嗎?」
 
  「不一定要去的。只是,我認為米莉莎不是會逃避的孩子……」
 
  米莉莎一口氣喝完全部的湯,「就算拉普這麼說,我也不會去的喔。」她苦笑。
 
  「當然,不勉強妳。」
 
  她看著窗外,沒有再說話,眼神中沒有光芒。拉普拉多魯看著她,淡淡的笑了一下便離開房間。
 
 
  「拉普拉多魯,今天是你送飯給她啊?」卡斯托魯倚在牆邊。
 
  「嗯。卡斯托魯,那孩子……真的好可憐……」
 
  「這也不是我們第一天發現的了啊。」弗拉烏在一旁咬著蘋果。
 
  卡斯托魯嘆了一口氣,「要請蘭賽查查她的記憶嗎?也許會發現什麼也不一定。」
 
  弗拉烏馬上接話:「蘭賽下不了手,何況,我們並不知道真正讓她變這樣的地方在哪裡。」
 
  「聽不到使役魔說的話,就算聽到了也無動於衷……」
 
  「這樣不挺好?永遠不用擔心那丫頭被迷惑,而且大多數的使役魔都不敢靠近她。」
 
  「弗拉烏,那是因為她是等同於女主教的存在吧。」
 
  「我不希望教皇討厭米莉莎,但是她太喜歡進去使役魔的水宮了。」拉普拉多魯拿著花低語。
 
  「等等,你們記得,前幾天從半使役魔口中所說出的話嗎?」卡斯托魯看了兩人。
 
  弗拉烏緩緩的唸出:「大人,已確認『公主殿下』回到教會……」
 
  「他接觸過米莉莎,對吧?」
 
  「你認為他口中的公主殿下會是米莉莎?但是帝國的公主……」
 
  拉普拉多魯話還沒講完,馬上被卡斯托魯給打斷,「也許此公主非彼公主,說不定米莉莎一開始就受到保護,並非是『變成』這樣的。」
 
  「你想說,米莉莎在被教會收留前,曾經跟阿亞納米接觸過?」弗拉烏停下吃蘋果的動作。
 
  「這並無不可能,當初在教皇反對下,蘭賽並沒有使用能力去追查丟棄她的人,之後也沒有再做過這個動作。」
 
  「目的呢?」
 
  卡斯托魯看了弗拉烏一眼,「誰知道啊?只是猜測。」
 
  拉普拉多魯微微一笑,「等蘭賽回來再討論看看吧?教皇應該不會干涉這件事。」
 
  「也只能這樣了。」
 
  「不過,」弗拉烏看向卡斯托魯,又看了一下拉普拉多魯,「教會方面好多天前就通知蘭賽要回來擔任考官,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一陣沉默。
 
 
  帝國軍的軍艦上,阿亞納米與黑鷹部隊共同聚在一個房間裡,但各自做不同的事。
 
  「小阿亞,怎麼把我們都叫來又不說話啊?」休加有些隨便地問道。
 
  「別吵阿亞納米大人,他把公文處理完就會說了。」柯納茲在一旁抱著一疊的公文。
 
  「大概又是有什麼消息吧?」哈魯賽微笑。
 
  「請各位安靜吧。」葛城站在阿亞納米身後,示意要大家安靜。
 
  等了莫約十多分鐘,阿亞納米終於抬起頭看向所有人,「我只想跟大家說一件事。」
 
  所有人屏息以待。
 
  「失去蹤跡已久的米莉莎,經確認,在不久前已經回到教會。」
 
  「咦?那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偵測不到她的存在的原因了嗎?」黑百合問。
 
  「未明。」葛城簡短地道。
 
  休加一如往常的笑道:「這不重要,知道公主殿下平安就好了呀!」
 
  「但是,現在一樣偵測不到吧?感應壞掉了嗎?」柯納茲問。
 
  「去年開始,我的確感應不到米莉莎,到現在也是。」阿亞納米表情不變。
 
  「連結斷了?」休加問。
 
  「有可能,但是有費亞羅廉大人的關係,那個公主才不被使役魔迷惑,只要效果還存在,就應該能感應才對啊。」黑百合吃著甜點。當然,沾著天空醬。
 
  哈魯賽突然道:「也許,效果已經消失了?」
 
  這話沒有得到任何人的回應,所有人沉默了一會兒,阿亞納米沉思地低喃:「也許……」
 
  「不過,我認為公主殿下不會背叛阿亞納米大人。」休加笑著。
 
  「答案很快就會知道的。」阿亞納米淡笑。
 
  「我可以去看看她嗎?看看就好。當然哈魯賽會跟著我一起去。」黑百合趴在桌子前問。
 
  阿亞納米允諾,「可以。」
 
  「那麼就快出發吧!」黑百合拉著哈魯賽便離開房間。
 
 
  「教皇……好像想見泰德。」卡斯托魯。
 
  「是嗎?是為了他的力量吧?」弗拉烏嘖了一聲。
 
  「米迦勒之眼啊……」
 
  談了一陣子,一直安靜的米莉莎突然微笑,指了指門外,「弗拉烏。」
 
  弗拉烏轉頭,看見的是泰德站在門外,手中還抱著法杖的殘骸。
 
  「真是的……竟然被他給聽到了……」嘀咕完,弗拉烏馬上追上前去。
 
  「米莉莎,妳早就知道他在門外了?」卡斯托魯問。
 
  她點點頭,「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弗拉烏會感謝我的。」然後笑開。
 
 
  夜晚,卡斯托魯正在替泰德做訓練,屋頂之上,黑百合與哈魯賽站在那裏。
 
  突然,他們身後傳來稚嫩的聲音,「黑百合,哈魯賽?」
 
  一轉頭,黑百合馬上笑道:「好久不見,公主殿下!」
 
  「咦……?」米莉莎愣住,並像在思考什麼一樣。「為什麼會叫出他們的名字?」她沉思著。
 
  「不認得我們嗎?雖然那時候還小,但是應該會有記憶的啊……」黑百合貌似有些苦惱。
 
  米莉莎甩開疑惑,「你們不是教會的人,你們想傷害泰德……請你們離開這裡。」
 
  哈魯賽拉住了黑百合,「黑百合大人,看來阿亞納米大人跟她的牽絆完全被切斷了。」
 
  「可是,她是阿亞納米大人的──」話還沒說完,哈魯賽便摀住黑百合的嘴,阻止道:「黑百合大人,這樣的狀況,不適合!」
 
  「你們,到底離不離開?」米莉莎將法杖重重放在身前,表示已準備好攻擊。
 
  見黑百合無意離開,哈魯賽輕輕的在他耳邊說話,黑百合的臉逐漸浮現笑顏,「那,我們就先離開這裡好了。」
 
  說完,兩人便離開現場;米莉莎確認他們離開屋頂後,看了一眼卡斯托魯,又看了一眼泰德,眼中露出一絲意義不明的光彩,一閃而逝。
 
  卡斯托魯趁泰德不注意的時候,注視著方才米莉莎站的地方,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道:「絕對不要是我猜測的那樣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