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小說] 光芒 Chapter.1

※此為夢小說女主角自創,慎入。

※也許會被捏到。

※時間軸無視喔!

※主角泰德、弗拉烏戲份十分稀少。


 


   太陽,很刺眼。
   白色,很耀眼。
   神拋棄了的,那個孩子。
 

 
  「卡斯托魯,她好像回來了。」拉普拉多魯一邊整理花圃一邊跟卡斯托魯說話。
 
  後者只是「哦」了一聲,便沒了聲音。
 
  「這麼沉默,真不像你。」
 
  卡斯托魯嘆了口氣,「我只是在想,又要被她拉著跑了嗎?」
 
  「嘻嘻,」拉普拉多魯笑了笑,「佔有慾真強呢,卡斯托魯。」
 
  正在喝茶的卡斯托魯聞言後,因為嗆到而一直咳嗽咳不停。拉普拉多魯拍著他的背,幫助他將茶咳出來。
 
  「話說回來,弗拉烏呢?」止咳後的卡斯托魯擦著嘴角詢問。
 
  拉普拉多魯一如平常的笑,「平常看不到他的時候,他都在圖書館吧。」
 
  「說的也是。這麼愛看,不知道他怎麼當上主教的……」
 
  話才剛完,就突然有個不同於兩人的聲音出現插話。
 
  「當然是靠實力啊!」
 
  是弗拉烏,手上正抱著一疊看似正常的書。
 
  卡斯托魯卻完全不理會他的言語,「我跟你說,她要回來了,你以後去圖書館不能這麼悠哉了。」
 
  「『她』?誰啊?難不成是小丫頭?」
 
  「別這樣喊她嘛。」拉普拉多魯。
 
  「這種叫法,十年來始終如一。」弗拉烏。
 
  「好了,說這麼久,都忘了問……她幾時要回來啊?」卡斯托魯問出了重點。
 
  弗拉烏雙手往兩旁一攤,表示他根本不知道,他甚至幾乎快忘了有這個人物。
 
  而拉普拉多魯眨了幾下眼睛,「我剛剛不是跟你說,『她回來了』?」
 
  「唔!」卡斯托魯愣住,「所以說她『已經』到了?」
 
  「花兒們是這樣說的……」
 
  「難不成──」話都還沒說完,卡斯多魯就迅速跑開。
 
  弗拉烏看著卡斯托魯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他轉過頭問,「他去哪?」
 
  「嘻,應該是水池吧……走吧。」拉普拉多魯微笑,然後就偕同弗拉烏朝著卡斯托魯離開的方向走去。
 
 
  兩人在卡斯托魯到達目的地之前追到了他,三個人就這樣一起奔跑,直到噴水池的影子映在他們的眼中。
 
  「啊啊,我就知道!」卡斯托魯貌似無力。
 
  讓他感到無力的原因不是其他,就是──原本應該待在水池裡的拉潔特穿上修女服站在陸地上,旁邊站了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女孩子。
 
  「啊!」女孩發現了三人,舉起雙手一直揮舞,並大聲的喊了三人的名字,「弗拉烏、拉普拉多魯、卡斯托魯!」
 
  後兩者都沒什麼反應,倒是弗拉烏,早在女孩剛叫完他的名字時就邊狂奔邊大喊:「小丫頭──」
 
  這畫面就像幾年沒見的親人終於見到面那樣的慢動作播放,下一幕理所當然就是雙方大大擁抱的鏡頭──但是不會發生這種事。
 
  弗拉烏才剛靠近女孩,後者的灰色雙眼彷彿伴隨著「轟」的聲音發出了紅紅的火焰,前者還沒反應過來,手上的一疊「寶貝」都被搶走。
 
  女孩翻了翻其中幾本,就將全部的書都緊緊抱在懷裡,「全、部、沒、收!」每個字、每個音節全部唸得清清楚楚的。
 
  「小丫頭!這可是我的精神來源耶!」弗拉烏指著女孩大吼。
 
  「弗拉烏,維持形象。」卡斯托魯推了一下眼鏡。
 
  拉普拉多魯則穿過兩人中間,直接對女孩打招呼,「米莉莎,好久不見了!妳要找拉潔特去逛逛嗎?」
 
  「拉普好久不見──那個啊……我好久沒看到拉潔特穿修女服,所以想要回味一下呀!」
 
  「妳說『那個啊……』就是在想藉口,以為我不了解妳嗎?」卡斯托魯撥弄著米莉莎的淡藍色及肩短髮。
 
  米莉莎頓時被三個人做成的人牆圍住,一百三十公分的身高實在是很吃虧。一旁的拉潔特坐在池邊,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們。
 
  遠方,哈克連跟泰德看見三個主教就走了過來,打算打個招呼。
 
  「弗拉烏主教,你們──咦?」哈克連問候語都還沒出來,「咦」就跑出來了。
 
  米莉莎探頭看了一下聲音的主人,然後拉著弗拉烏的袖子,「吶吶、弗拉烏,這兩位是今年的考生嗎?」
 
  哈克連聽到她這麼稱呼弗拉烏,反應立即跟當時對泰德的一樣,大吼:「怎麼可以直呼主教的名字呢?」
 
  「看來是主教的崇拜者啊!」米莉莎笑了笑,伸出手表達善意,「你們好,我是米莉莎,叫名字就好了喔。」
 
  「呃,」哈克連愣了一下,回過神時手已經伸出去了,「我、我是哈克連‧歐克。」
 
  泰德完全沒有要伸手的跡象,米莉莎低下頭,雙手摀住臉,「嗚嗚……果然,大家都不喜歡我……」
 
  哈克連手的肘撞了一下泰德,「你把她弄哭了。」
 
  「嗚哇!」這一撞,把泰德撞到了米莉莎的面前,泰德也只能直接將她的手拉下來握。「我是泰德.克萊恩。」
 
  「真是用不膩的招術。」弗拉烏指著臉上毫無眼淚的米莉莎。
 
  「其實我早就知道她是假哭的。」哈克連如是說。
 
  米莉莎開心的笑了笑,「希望今年的考生都能像泰德一樣──」
 
  哈克連驚訝,「像他一樣?」
 
  「好騙啊!」她笑得燦爛,但泰德卻一點笑容也沒有。
 
  卡斯托魯趁著米莉莎注意力轉移,讓拉潔特回到水池中,又一副沒事的樣子走到她身旁。
 
  「對了,」弗拉烏的手壓著米莉莎的頭,笑咧咧地直接道:「妳的房間都沒有整裡呢。」
 
  「怎麼這樣……」米莉莎一臉沮喪抬頭看著弗拉烏,「這樣弗拉烏又要幫我整理了,真是不好意思……」
 
  「啊?」弗拉烏幾乎是大吼,「我才不管妳……妳自己整理!」
 
  「可是我出去很久了,灰塵一定很多啊!」
 
  「那是妳自己的房間,而且是妳自己在門外掛著『活人勿入』的!一般小女孩的房門怎麼會掛這種東西?」
 
  「哦?可是你明明可以用不是活──啊!」米莉莎才講到一半,就意識到這裡還有別人,馬上改口,「那是……是我寫錯字啦……」
 
  卡斯托魯笑了笑,「好了、好了,妳還沒去見大主教呢!這樣很失禮的喔!」
 
  米莉莎轉頭看向卡斯托魯,「我去見他,他會不會要我馬上上工啊?」
 
  「上工?」哈克連右手抵著下顎。
 
  「唔……是秘密的喲!」她神祕地將食指擺在唇前,一點也不性感也不可愛,只有一種陰風吹過的感覺。
 
  「妳再不去見那個老頭,他會怪我們沒有把妳教好的。快去!」弗拉烏像在趕鴨子一樣推著米莉莎走。
 
  「泰德、哈克連──改天見了喔!」米莉莎被弗拉烏推著,也無法逃脫,所以只好舉起手揮啊揮,「啊啊──我要跟拉潔特去逛街啦!」
 
  泰德跟哈克連愣了一下,然後轉頭對看,很有默契地將雙手往兩旁一攤,「怪人?」
 
  「她不是怪人喔。」拉普拉多魯笑著看著兩人。「她是唯一一個能用法杖同時施展治療型咒語跟攻擊型咒語的女性。」
 
  「兩種類型同時使用?她是女孩子耶!」哈克連面露驚訝。
 
  「是的。她從五歲開始就碰到法杖這個物品了。」拉普拉多魯幽幽的說著。
 
  卡斯托魯也緩緩的道:「大主教大人撿到的她的時候……聽說才剛出生沒多久。」
 
  十多年前那個吹著冰涼秋風的秋天,吉歐大主教在教會外面撿到了一個估計剛出生不到一星期的女嬰,呼吸很微弱,但是卻不哭不鬧,根據弗拉烏的描述,他說:『我第一次看到小丫頭,她的眼睛裡面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這種話,之後卡斯托魯聽了只覺得很正常,因為她只是小女嬰而已,不論弗拉烏怎麼說,他就是認為那很正常,直到拉普拉多魯說:『過去就待在這裡的花兒們說,那孩子以前並不會笑……』他才相信這件事情。
 
  吉歐將她取名米莉莎──據詢問結果,純粹只是因為「那個名字就從腦中閃過」這個原因──女嬰長為女童後,變的非常的好動,吉歐無法一直跟在她身旁,就將這孩子交給弗拉烏教導,告誡弗拉烏要將她教導為一個溫和的女孩子,將來當個善良的修女。
 
  弗拉烏在米莉莎六歲以前的童年都帶著她到處跑,她五歲那年,在弗拉烏幫忙驅退使役魔時意外的觸動了法杖,準確無誤的驅退了使役魔──
 
  一開始吉歐說:『是你發動的吧?小女孩怎麼可能會使用法杖?』
 
  而這句話就因為一次的驅退中讓吉歐收了回去──弗拉烏逼米莉莎使用法杖攻擊被附身的人,但是這一次卻是溫和的治療型驅退。
 
 
  「這些事情是大主教大人說給我們聽的。」拉普拉多魯依然笑著。
 
  「弗拉烏是誘拐小孩吧?」泰德直接講出了自己的想法。
 
  然後,哈克連就馬上用手肘用力的撞擊泰德,兩人邊鬥嘴邊告辭兩位主教。
 
  拉普拉多魯則是看著遠方,「也許是明天吧,米莉莎的職責。」
 
  「她知道嗎?」卡斯托魯問。
 
  「弗拉烏會跟她說吧?就算不說,她也會查覺。」拉普拉多魯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這不就是我們認識的米莉莎嗎?」
 
 
  「孩子,妳知道他了嗎?」
 
  「是的,大主教大人。」女孩的眼睛閃過一絲寒冷的光線。
 
  「別這樣,孩子。終有一天會這樣,我不是跟妳說過了嗎?」
 
  「對不起,大主教大人……」
 
  「先去休息吧,長途跋涉一定累壞妳了。教皇那邊,妳就不用去見他了。」
 
  「是。那麼……晚安了,父親。」
 
  女孩離開後,吉歐看著窗外,嘆了口氣。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