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洛深處_〆

關於部落格
だいらくの深く場所
  • 26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 神叛



神,存在嗎?



有一群人是這麼回答的。



「我們相信神存在,因為我們就是神。」





  那是座宏偉的大教堂,歷經幾百年的時光,仍屹立不搖地聳立在城鎮中央。
  「閑玖、裘,你們真的要離開嗎……」穿著純白神官袍的女子問眼前的兩個男孩。
  「對不起,茈姊姊……這是我們最想要的。」閑玖說完,便同身邊的裘轉身離開,不再回頭,獨留原地哭泣的小茈。
  他們要做什麼,沒有人知道,小茈也只知道,他們要去一個她無法到達的地方。
 
  可莫爾城的城郊的一座大森林,只能用黑暗來形容,明明是大白天,卻像夜晚一樣,樹葉茂密,連花兒都顯得黯淡無光。
  而,村子建立在太陽唯一能照射到的地方,就那麼一小塊地的範圍。
  「欸,閑玖,來跟我打一場。」
  「是你喔……我現在很累……」
  裘坐在樹上,瞪著在下面躺著看書的閑玖,然後道:「什麼,累?你又來了……」
  「姊姊說……我今天可以不用去找她,所以我昨天就……」又跑去城裡了。
  「瑪伊菈?」裘盯著他看,然後跳下去,道:「閑玖,瑪伊菈是昨天才說你今天不用去找她,但是我是前三天就跟你預訂好了。」
  閑玖抓抓頭,道:「可是我真的很累嘛……讓我休息一天也好啊,每天都在訓練,不覺得很累嗎?」
  說人人到,此時,瑪伊菈出現在兩人面前:「閑玖、裘,他們來找你們了喔。」
  「誰?」裘和閑玖同時問。
  瑪伊菈指著後面那群人:「他們。」
  「是啊……是今天呢。」裘看著他們。
  那些人,穿著同樣制服,一身黑,男生短褲、女生短裙,外面都穿著長外套,長髮的女人都將頭髮綁起來。胸口的胸章,刻著Palace Of Killers,然後上面是個骷髏頭。
  閑玖和裘走向他們,接過他們手上的制服,立刻換上。閑玖和裘兩人穿的和他們那群人不同,是白色的,胸前的徽章是同樣的。純白的制服背後,有一個逆十字架,代表著他們早就不相信神的存在。
  其中一個女成員開口:「首領,如果很累,可以讓我們自己去就好。」
  裘看閑玖沉默不語,便自己回答:「走吧,這件事情對我們所有人都一樣重要。」
  閑玖走向瑪伊菈,拉了拉披在她身上的毛毯,「天氣涼,妳回家裡去。」
  瑪伊菈笑著點頭道:「我想阻止不了你吧?你小心。」
  「走吧!」裘咧開嘴笑著。
  「是!」所有人齊聲。
 
  這裡是帝國的都城,拉提。是個信仰非常虔誠的城市。拉提大教堂就在這裡,人民視拉提大教堂為神的住所,三年前曾經將地下室改建過,還有最上面的皇帝鐘也換一個新的。
  他們站在拉提城郊的斷崖上,可以直接觀賞整個拉提城,有許多名畫就出自這裡。
  「很壯觀呢!比以前更繁榮了。」裘看著拉提城。
  「離開拉提城五年了……」閑玖。
  「首領,我們先去辦該辦的事情,你和副首先回去吧。」
  閑玖和裘轉身看著他們,給了他們一個微笑:「謝謝你,柳艸……麻煩你了。」說完,兩人跳下懸崖。
  「走吧。」柳艸帶著他們從山路走往城裡。
  「茈姊姊不知道還在不在……」和閑玖兩人很有默契的脫下身上的外衣,然後打開教堂大門。
  看來今天城裡的信徒都在這裡,最前面的女神官問:「誰啊?」
  「閑玖和裘。」裘回答。
  只見在場的男男女女都轉身看著兩人,滿臉驚訝,議論紛紛。
  「幼實,去叫小茈出來。」女神官吩咐著身旁的的祭司
  「好。」
  女神官走向兩人,臉上的笑容從未消失,她抱上他們:「長大了……當初你們離開,都還那麼矮呢!」她比著胸前。
  「我們都已經離開五年了,當然會變高啊!」裘燦爛的笑著。
  「神官還是一樣沒變呢!」閑玖也笑著。
  「都老啦!你們的嘴還是像以前那麼的甜呢……小茈很想念你們哦。」
  閑玖和裘對看,然後閑玖開口:「那我和裘就先進去找茈姊姊。」
  兩人走向走廊,當兩人身影消失後,有幾個信徒又開始議論紛紛。畢竟,傳說……他們兩個人早就已經……不再信神了。
 
  「大家都很驚訝我們回來。」閑玖笑容不變的說著。
  裘也笑:「原來那消息從可莫爾傳回拉提了……不過他們應該不知道吧?」
  「當然。」
  「POK的成員都不信其他人所相信的神,但我們知道神存在……因為我們自己就是神。」裘緩緩的吐出這段話,說出最後一句的同時,他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閑玖對裘笑了笑,然後看見前方走過來的兩人。
  「閑玖、裘……你們終於回來了!」幼實旁邊的女人,必定是小茈了。
  「茈姊姊──」兩人同時擁抱她
  小茈看著他們,眼淚奪出眼框:「五年……我盼了五年啊……!」
  閑玖和裘兩人的眼神同時閃過令小茈難以了解的怪異眼神,不過那眼神一閃而逝,讓她認為那只是她的幻覺。
  「你們要待到哪時候離開?」
  「不一定。」看哪時候完成任務。
  「那住下來,好嗎?」小茈雙眼中滿滿都是期待。
  裘看了看閑玖,道:「我們還有一群朋友呢。」
  「太多人應該不太好……」閑玖也說。
  小茈先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然後很快又收回,「這樣啊……我必須去前面主持神祭了。那麼,明天見!」
  「嗯。」轉過身的同時,笑容凝結。
 
  深夜,所有人都睡去,大教堂內,十多條人影在神的雕像前聚集。
  閑玖和裘兩人換上殺手宮殿的制服,閑玖對著神的雕像說:「抱歉,神。我們不相信祢的存在,而祢卻必須承認我們存在。」
  柳艸淺笑,感覺像是嘲笑的笑。閑玖手往上舉起,所有人同時出發。
  裘拍了拍閑玖的肩:「可以嗎?」
  「當然!」閑玖笑了笑。這不是欺騙,因為他真的無所謂。
  「只要是客人要的,我們都得執行。」
  「這筆生意很值得的。」
  殺光,所有教堂信徒────!
  柳艸弄到了教堂的信徒名單,並同其他成員了解住處。
  「今夜……POK將血洗拉提城!」所有成員的心裡都想著同樣的事。
  鮮血,會為夜添加了幾分迷人的色彩……
 
  婦人差點沒摔下床,她指著面前的長髮女人恐懼的大喊:「妳是誰?」
  身穿POK制服的女子冷冷的道:「我是POK的殺手。聽過POK?Palace Of Killers……」
  「妳……妳為什麼找上我?我沒有得罪任何人!神一定會懲罰你們這群人的!」
  「神?我們才不信你們的神,那個神看不到,也不會眷顧人們!……啊,但我們相信有神存在,因為呢,我們POK的所有人,就是神!」
  「你們就是神?開什麼玩笑,殺人無數還不眨眼,哪算是神?」婦人還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就在這句話說完之後。
  槍聲揭開了任務序幕,女子冷笑,鮮紅的血濺到了四周,然而,女子的身上一滴血都沒有。她冷冷的道:「神?沒有人知道神到底會不會殺人的呀!我們只知道,神不會眷顧我們,所以……就讓我們當神吧!」
  殺手宮殿,閑玖與裘接手的組織,全部人數不超過二十人。共通點是:第一,所有人都是巫師的遺孤;第二,都曾在拉提大教堂生活過。
 
  「閑玖、裘,你們怎麼會這身打扮?」小茈看著眼前的兩人,身穿逆十字的長外套,還有胸前的……Palace Of Killers徽章!
  她原本在巡視教堂孤兒院的門窗,卻聽見教堂有人的聲音,此時不可能有人來禱告的,所以她就走向教堂想探的究竟,沒想到──
  「茈姊姊,妳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閑玖的態度冷淡。
  小茈只能不停的流眼淚,似乎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有那種眼神。
  不久,聽見小茈聲音的祭司和神官們都走了出來,一看見這個場景,馬上將之與可莫爾城的信徒死亡事件想像在一起。
  Palace Of Killers這個組織得所有人都不信神,並且自稱為神,這是幾乎世界聞名的。而神在各地都有信徒,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出現信徒陸續死亡的事件。
  「你們是奉命來殺我們的嗎?」神官及祭司們都問。
  裘淡笑,「奉命?我們?我是副首,閑玖是首領,哪來的奉命?」他拿出一張委託信,「只是顧客要我們做,價錢又可觀,所以接下了。」
  「我太失望了……難怪、難怪會傳出你們不相信神的消息……」小茈淚一直地流。
  「不信神,是從小就不信的,而現在不信的,是你們信的神。我們相信有神,因為,我們,就是神。」閑玖這樣說著,許多年來,這些話一直都沒有變。
  「好了,話說太多也不好,今夜,所有相信那個神的人,」柳艸指著中央那個雕像,露出了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讓在場所有神官們都非常恐懼。「都會死。」
  「神官、茈姊姊,對不起了──!」
  三人抽出暗藏的武器,大開殺戒────!
  柳艸毫不留情的在所有人的太陽穴開了槍,他們三人像是說好了似的,都沒有去傷到小茈,但是她的尖叫聲卻比任何人的聲音還要大,身上純白的袍子上濺滿了神官、祭司們的鮮血。她試圖離開那個地方,但四肢完全不聽使喚,眼看所有人都被殺光了,只剩她一個人在神像旁動彈不得。
  「神官,發瘋了嗎?還沒的話,很可惜啊……」柳艸道。
  「我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恨我?」她聲音顫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小茈認為,閑玖和裘不殺她是因為不恨她,但眼前這個男人呢?為什麼不乾脆殺了她?
  「妳忘了嗎?害我無家可歸的女人。」他舉起槍。
  一看見那把槍,她終於知道他是誰了,那把手槍是柳艸家的家傳物。「是柳艸?我──」
  寂靜中的槍聲,總是顯得特別大聲。鮮血,染紅了穿過女人腦袋與心臟的兩顆子彈,鏗鏘掉在地上。
  「我不需要妳的解釋,太晚了。」他的眼中一點情感都沒有。
  裘收起染血的小刀,道:「高興了?」
  柳艸聳了聳肩,「我又不是殺人魔。倒是你們,都不會難過?」
  「不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家人……也是被他們害死的,害我們只剩瑪伊菈。」閑玖閉上眼,似乎是又想起了當年看到的畫面。
  裘則是淡笑,「她一直以為自己給我們的愛是出自真心的,事實上連三歲小孩都能看出只是虛偽!」
  「說起來……我們也是因為她說了『教皇的話都是對的,沒有必要懷疑。』所以我們兩個才開始策劃離開的啊……。」
  教皇的話,就像神的話語,教皇說哪個人會危害到國家,哪個人就得死。POK所有人的父母,在當年的『誅巫行動』中全部都遭殺害,活生生被火燒死,只因為他們是巫師。
  當年實行任務的都是神官,而那些巫師的小孩們,就親眼看著穿著神聖白袍的神官們將父母綁起來,然後在周圍堆滿了易燃的木柴,親眼看著家人狂喊饒了他們的孩子……親眼看見當年不到二十歲的小茈,面無表情的點燃木柴……
 
  隔天早上,拉提城裡各處都有其他城市的警察。教堂內,遺留著一本資料,所有信徒的資料,所有人都被寫上血紅且瀟灑的『解決』兩字。
  教堂內的神像上,被血染紅,不再純白,就像是個嗜血的神!
  那些人,看得怵目驚心。屍體的表情是那麼的木然、驚恐,但可想而知的,他們的心情肯定很複雜,畢竟下殺手的,是自己養大的孩子。
  「教堂內的人是三個人殺的,閑玖那傢伙,連養活自己的教堂都能玷污……」警官看著地上那三個Palace Of Killers的徽章。
  整個拉提城找到的徽章有十七個,死者卻比十七人多上好幾倍。
  「人數對了,十七人,剛好是那年,巫師遺孤的數量。」警察們不禁嘆息,這又該說誰對誰錯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